首 頁(yè) 資訊 綠·聲音 綠·生活 綠·人物 綠·能源 綠·產(chǎn)業(yè)

首頁(yè)>生態(tài)>資訊

大熊貓,你在他鄉還好嗎?

2024年06月28日 10:42  |  作者:王碩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新華全媒+_旅韓歸國大熊貓“福寶”12日(4841950)-20240628103118

大熊貓“福寶”在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臥龍神樹(shù)坪基地。新華社發(fā)

近日,旅韓大熊貓“福寶”歸國引發(fā)了大批粉絲的關(guān)注。還不到4歲的它儼然是大熊貓界的“女明星”,眾多游客前往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臥龍神樹(shù)坪基地看望。作為首只出生在韓國的大熊貓,它憨態(tài)可掬的模樣深受中韓兩國民眾喜愛(ài),其“歸國”也成為兩國公眾熱議的話(huà)題。

對于雌性大熊貓來(lái)說(shuō),一般在5—6歲達到育齡期。根據中韓兩國的協(xié)議,“福寶”在年滿(mǎn)4周歲前須返回中國,這也是為了讓它保持自然健康的生長(cháng)節奏。

據了解,未來(lái)將在科學(xué)評估背景下,根據全國大熊貓優(yōu)化配對繁殖計劃為它擇偶。

“福寶”的回歸體現了開(kāi)展大熊貓國際合作的重要意義,也讓人們看到我國在大熊貓保護事業(yè)中構筑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擔當。

在近日國家林草局召開(kāi)的新聞發(fā)布會(huì )上,多位專(zhuān)家圍繞大熊貓保護回應社會(huì )關(guān)切——

關(guān)切一:我國大熊貓在境外生活狀況如何?

近年來(lái),大熊貓在境外的生活狀況受到了公眾的廣泛關(guān)注。

中國野生動(dòng)物保護協(xié)會(huì )副秘書(shū)長(cháng)斯萍介紹,去年以來(lái),我國先后派出專(zhuān)家組對所有國外合作機構的每只大熊貓健康和飼養管理情況進(jìn)行了全覆蓋的實(shí)地核查評估。結果顯示:旅外大熊貓健康狀況總體良好,個(gè)別健康欠佳老年大熊貓得到及時(shí)醫療診治和良好護理。境外合作機構均按照中方的管理要求和合作協(xié)議規定,制定了大熊貓健康監測、飼養繁育和疾病防治等管理規范和技術(shù)規程,嚴格執行每月定期向中方提供健康評估報告,年底提交年度體檢報告等制度。大熊貓主食竹來(lái)源有保障,食物配比科學(xué)合理。

例如,今年,中國和西班牙開(kāi)展了新一輪大熊貓國際合作。5月30日,中西雙方在馬德里動(dòng)物園舉辦了大熊貓館開(kāi)館儀式。西班牙王太后索菲亞出席儀式并致辭,西班牙民眾熱烈歡迎中國大熊貓的到來(lái)。目前,旅居西班牙的兩只大熊貓“金喜”和“茱萸”活潑可愛(ài),非常健康。

斯萍表示,除西班牙外,今年我國還將與美國、澳大利亞、奧地利開(kāi)啟新一輪大熊貓國際合作。同時(shí),今年已經(jīng)完成了“福寶”等7只大熊貓的接返工作;按照中外大熊貓合作協(xié)議規定,還將有序接返協(xié)議到期和幼仔到齡的10余只大熊貓。

關(guān)切二:保護大熊貓最好方式是讓它回到野外自由生活嗎?

近年來(lái),社會(huì )上有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野生動(dòng)物就應該生活在野外,因此保護大熊貓的最好方式就是讓大熊貓回到野外自由生活。

對此,北京師范大學(xué)生命科學(xué)學(xué)院教授劉定震回應說(shuō),大熊貓等野生動(dòng)物的人工繁育與野外種群保護并非相互沖突和矛盾的,而是物種保護中相輔相成的兩個(gè)方面。加強大熊貓等野生動(dòng)物野外種群保護,核心在于維護其在生態(tài)系統中的作用,但也不能因此忽視其科研價(jià)值、社會(huì )價(jià)值。

劉定震解釋說(shuō),很多野生動(dòng)物科研成果就是在人工繁育條件下獲得的;僅依賴(lài)野外的野生動(dòng)物,很多科學(xué)研究將難以進(jìn)行或面臨極大困難。

同時(shí),人工繁育是開(kāi)展科普教育的重要基礎。例如,如果沒(méi)有動(dòng)物園等場(chǎng)所,人們很難觀(guān)賞到90%以上的野生動(dòng)物,也很難向公眾傳達保護野生動(dòng)物的理念。

對于生物學(xué)研究者來(lái)說(shuō),人工繁育是可持續保存野生動(dòng)物遺傳資源、促進(jìn)野外保護的重要措施,一旦野外種群受到破壞,還可以通過(guò)放歸自然等措施促進(jìn)野外種群的恢復與增長(cháng)。

例如野馬在中國野外滅絕后,通過(guò)國際合作將人工繁育的種群重新引入,種群數量持續增長(cháng)到近800只,實(shí)施野化放歸已形成野外自然繁殖種群。

劉定震強調說(shuō),人工繁育的大熊貓也不能全部放到野外。由于它們在人工環(huán)境下生存太久,需要在特定的年齡段、接受特定的野化訓練,具備一定的野外生存能力的圈養個(gè)體才可以選擇性地放歸野外。

據了解,自2012年以來(lái),我國已分別在大小相嶺、岷山山系成功放歸圈養繁育大熊貓10只。

 關(guān)切三:如何避免大熊貓圈養種群近親繁殖?

目前,我國已建立以大熊貓國家公園為主體的大熊貓自然保護地體系,約72%的大熊貓野外種群在大熊貓國家公園內得到保護。我國還建立了自然保護區保護大熊貓,促使其野外種群數量從20世紀80年代1100余只增長(cháng)到目前約1900只。

在野外保護的同時(shí),我國于20世紀60年代開(kāi)始大熊貓人工繁育,于本世紀初突破了大熊貓發(fā)情難、配種受孕難和育幼存活難等三大難題,種群得以快速增長(cháng)。

據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江西農業(yè)大學(xué)校長(cháng)魏輔文介紹,全球圈養大熊貓總數達到728只。目前,圈養種群的遺傳多樣性與野生大熊貓維持在同等水平,為國際合作、科普教育、放歸自然提供了有力保障。

所謂近親繁殖,按照國際慣例,是指3代以?xún)扔兄毕祷蚺韵笛夑P(guān)系動(dòng)物之間的繁殖。

劉定震表示,為保護圈養種群的遺傳多樣性,避免近親繁殖,我國建立了統一的大熊貓譜系,記錄了每只圈養大熊貓的個(gè)體信息等基礎數據;每年組織專(zhuān)家對種群進(jìn)行分析,通過(guò)計算不同雌雄個(gè)體間的親緣系數,排除掉3代以?xún)扔兄毕祷蚺韵笛夑P(guān)系的個(gè)體配對;同時(shí)建立全國一盤(pán)棋的繁育機制,促進(jìn)各繁育機構的種源交流。

經(jīng)科學(xué)評估,在現有的技術(shù)條件和管理措施下,大熊貓圈養種群的遺傳多樣性可長(cháng)期維持。

關(guān)切四:旅外大熊貓會(huì )被利用打“基因戰”?

最近網(wǎng)上出現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大熊貓基因與人類(lèi)基因具有較高同源性,因此旅外大熊貓存在被利用開(kāi)展同源基因實(shí)驗、打“基因戰”的或者被克隆的風(fēng)險。

劉定震回應說(shuō),大熊貓與人類(lèi)基因組相似度只有60%多,遠低于人類(lèi)與黑猩猩(約99%)、大猩猩(約98%)等類(lèi)人猿,甚至比小鼠與人類(lèi)的基因組相似度還低,拿大熊貓開(kāi)展針對人類(lèi)的基因研究沒(méi)有任何意義,屬于偽科學(xué)命題。

其次,境外合作機構對大熊貓開(kāi)展研究,受到相關(guān)國際公約、動(dòng)物倫理審查規定以及雙方合作協(xié)議的嚴格約束。按照這些要求,任何合作方未經(jīng)中方同意私自開(kāi)展有關(guān)大熊貓科研活動(dòng),其研究成果得不到國際認可和保護,其行為也受到國際社會(huì )的共同譴責。(記者 王碩

編輯: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