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要聞 資訊 法治時(shí)評 法治人物 法律速遞 盈科說(shuō)法 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

首頁(yè)>法治>資訊

懲防并舉 以案促治 推動(dòng)成癮性物質(zhì)濫用治理

我國禁毒工作成效顯著(zhù)

2024年06月27日 16:07  |  作者:徐艷紅 高志民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國是 法治社會(huì )《禁毒宣傳進(jìn)校園》(4833939)-20240627155825

國際禁毒日到來(lái)之際,廣西柳州市融安縣禁毒辦聯(lián)合公安、教育、文明辦等部門(mén)在該縣實(shí)驗小學(xué)開(kāi)展二○二四年融安縣“防范青少年藥物濫用”宣傳進(jìn)校園暨國際禁毒日集中宣傳活動(dòng)。 覃慶和 攝

6月26日是第37個(gè)“國際禁毒日”。記者在采訪(fǎng)中了解到,我國禁毒工作成效顯著(zhù),但需要注意的是,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案件卻呈上升態(tài)勢,濫用群體低齡化的特征更為突出。

毒品案件數量和被告人數已出現“八連降”

最高法發(fā)布的消息顯示,從審判工作情況看,2023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毒品案件33401件,判決發(fā)生法律效力的被告人49603人,同比分別下降10.41%和11.7%。毒品案件數量和被告人數自2015年達到歷史峰值后已出現“八連降”,毒情總體向好態(tài)勢進(jìn)一步鞏固。

全國政協(xié)社會(huì )和法制委員會(huì )副主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cháng)陳國慶在“高質(zhì)效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推進(jìn)毒品問(wèn)題綜合治理”新聞發(fā)布會(huì )上表示,2023年1月至2024年5月,全國檢察機關(guān)共批捕毒品犯罪6.1萬(wàn)余人,同比下降14%;起訴毒品犯罪6.5萬(wàn)余人,同比下降33%。從檢察機關(guān)辦案情況來(lái)看,近年來(lái)毒品犯罪數量總體呈現下降態(tài)勢,國家禁毒工作成效顯著(zhù)。

公安部發(fā)布消息顯示,2023年,全國共破獲毒品犯罪案件4.2萬(wàn)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6.5萬(wàn)余名,繳獲各類(lèi)毒品25.9噸,有力保護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據了解,各地法院依法嚴懲走私、制造、大宗販賣(mài)毒品等源頭性犯罪和職業(yè)毒犯、毒品再犯等主觀(guān)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犯罪分子,加大對以未成年人為主要危害對象和利用未成年人實(shí)施毒品犯罪的懲處力度。

2023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毒品案件中,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10972人,重刑率達22.12%,高出同期全部刑事案件重刑率約14個(gè)百分點(diǎn)。2024年1-5月份,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毒品案件中,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3125人,重刑率達17.11%,高出同期全部刑事案件重刑率約10個(gè)百分點(diǎn)。對于利用麻精藥品的鎮靜、麻醉等功能,實(shí)施強奸、搶劫等犯罪的,堅決依法從嚴懲處。

同時(shí),各地法院堅持治罪與治理并重,加大禁毒綜治工作力度,做實(shí)“抓前端、治未病”,以強化禁毒法治宣傳和制發(fā)禁毒司法建議為兩大抓手,推進(jìn)毒品問(wèn)題源頭治理、綜合治理,努力將審判效果轉化為社會(huì )效益,取得良好效果。一些法院在審理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案件過(guò)程中,針對發(fā)現的制度漏洞和監管盲區,就完善麻精藥品列管機制、加強醫療機構處方管理、堵塞診所藥店零售監管漏洞等問(wèn)題,及時(shí)向有關(guān)部門(mén)提出司法建議,強化源頭治理、綜合治理,努力實(shí)現“辦理一案、治理一片”的效果。

最高檢深入推進(jìn)禁毒綜合治理。將防范青少年濫用新型毒品、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作為工作重點(diǎn),加強與禁毒辦等相關(guān)部門(mén)溝通配合,開(kāi)展形式多樣的禁毒宣傳活動(dòng),形成宣傳工作合力,多措并舉推進(jìn)禁毒綜合治理。

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案件呈上升態(tài)勢

雖然毒情總體向好態(tài)勢進(jìn)一步鞏固,但最高法指出,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案件卻呈上升態(tài)勢,個(gè)別地方增幅明顯,此類(lèi)物質(zhì)濫用群體低齡化的特征更為突出。

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副庭長(cháng)歐陽(yáng)南平表示,實(shí)踐中,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品種較多,目前出現列管麻精藥品、非列管麻精藥物及被列入危險化學(xué)品目錄的“笑氣”三類(lèi)并存的局面。

同時(shí),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網(wǎng)上和網(wǎng)下交織更為緊密,“互聯(lián)網(wǎng)+物流寄遞+電子支付”等非接觸式手段成為此類(lèi)犯罪常態(tài),“人、錢(qián)、毒”分離的特征更加明顯。此類(lèi)犯罪還產(chǎn)生諸多次生犯罪,如吸食依托咪酯導致交通肇事、危害公共安全等犯罪的案件時(shí)有發(fā)生。利用麻精藥品的鎮靜、麻醉等功能實(shí)施強奸、搶劫等犯罪的案件亦不鮮見(jiàn)。

歐陽(yáng)南平表示,當前相關(guān)涉案物質(zhì)來(lái)源多樣,既有境外走私入境的,也有境內醫療機構流出的,還有個(gè)人加工制作的。此外,案件分布地域化特征明顯。從統計數據看,2020年以來(lái)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案件數量排名靠前的省份,主要集中在華南、華東等經(jīng)濟發(fā)達省份。

對于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濫用治理,要堅持懲防并舉、綜合施治。歐陽(yáng)南平強調,“防”比“打”更重要,“源頭治理”比“末端懲處”更管用。人民法院一方面堅決依法嚴懲此類(lèi)犯罪,突出打擊重點(diǎn),聚焦打擊鋒芒;另一方面,堅持能動(dòng)司法,做實(shí)“抓前端、治未病”,充分發(fā)揮司法在社會(huì )治理中的作用,通過(guò)制發(fā)司法建議,督促有關(guān)部門(mén)堵漏建制,筑牢防止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流失脫管的制度堤壩;也開(kāi)展禁毒法治宣傳,揭示成癮性物質(zhì)濫用危害,讓廣大群眾特別是青少年正確認知成癮性物質(zhì)的毒品屬性,從思想意識上遠離毒品、拒絕濫用。

最高檢也表示,針對當前一些不法分子將麻精藥品等新型毒品作為傳統毒品替代物進(jìn)行販運,特別是麻精藥品以不同形式呈現,迷惑性強,嚴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檢察機關(guān)依法以走私、販賣(mài)、運輸、制造毒品等罪名進(jìn)行嚴厲打擊。

針對新型毒品以及新型犯罪形式,最高檢通過(guò)大數據賦能提高懲治毒品犯罪質(zhì)效。針對當前非接觸式毒品犯罪、新型毒品犯罪等新情況新特點(diǎn),各地探索研發(fā)毒品案件大數據法律監督模型,增強監督線(xiàn)索發(fā)現、識別、分析、處置能力,提升毒品案件辦理質(zhì)效。浙江、四川、湖北等地檢察機關(guān)持續建設涉毒案件“數據池”,精準繪制涉毒人員“數字畫(huà)像”,構建涉案人員上下家關(guān)系圖,深挖細查余罪漏犯,提升毒品犯罪懲治效果。

依法科學(xué)懲治毒品犯罪

武漢大學(xué)毒品犯罪司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刑法學(xué)研究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何榮功表示,厲行禁毒是黨和政府的一貫立場(chǎng)和主張,過(guò)去一年毒品犯罪案件審理數量和重刑率鮮明地體現出我國堅持依法從嚴打擊毒品犯罪的政策和立場(chǎng)毫不動(dòng)搖。

為了更好地提升禁毒質(zhì)效,各級人民法院強化對禁毒工作的組織領(lǐng)導,完善與公安、檢察等部門(mén)溝通協(xié)作工作機制。針對當前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新趨勢新特點(diǎn),人民法院積極關(guān)注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打擊和治理工作,努力遏制涉麻精藥品等成癮性物質(zhì)犯罪上升趨勢。

何榮功表示,當前我國毒品犯罪懲治更加科學(xué)理性。毒品犯罪的發(fā)生有其自身特點(diǎn)和規律,毒品犯罪的有效治理需要立足于毒品犯罪的生成機理,需要運用科學(xué)的理念和知識。人民法院立足于審判職能,堅持能動(dòng)履職,針對辦案中發(fā)現的毒品治理中存在的制度和工作方式的疏漏與不足,及時(shí)向有關(guān)部門(mén)提出具有針對性的司法建議,推動(dòng)了毒品犯罪的源頭治理、綜合治理。

在何榮功看來(lái),各級人民法院通過(guò)新聞發(fā)布會(huì )、禁毒法治講堂、典型案例向社會(huì )及時(shí)公布毒品犯罪的趨勢和特點(diǎn),向民眾特別是青少年宣傳毒品的危害的做法,非常有助于減少和避免毒品犯罪的發(fā)生,也彰顯出人民法院對毒品犯罪懲治的理念和做法更加科學(xué)、理性與有效。

針對最高法發(fā)布十大毒品(涉毒)犯罪典型案例,西南政法大學(xué)國家毒品問(wèn)題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石經(jīng)海認為,這體現了人民法院“抓前端、治未病”的司法理念和決心,強調堅決打擊源頭性犯罪,依法從嚴懲處毒品(涉毒)犯罪,堵截潛在處罰漏洞,并注重對未成年人的特殊保護。

相較于販賣(mài)毒品罪或利用毒品實(shí)施其他犯罪這類(lèi)在犯罪鏈條中相對靠后毒品(涉毒)犯罪,走私、運輸、制造毒品屬于源頭性犯罪。若能從供給側消除毒品,則可以極為有效地打擊、遏制毒品(涉毒)犯罪,防止毒品危害人民。但同樣應該看到,對源頭性犯罪的打擊不應局限于司法行為,還應加強相關(guān)宣傳教育,使社會(huì )公眾意識到自我保護的重要性,理性選擇工作,不能貪圖脫離現實(shí)的高額薪酬。(記者 徐艷紅 高志民

編輯: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