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社會(huì )聚焦 社情民意 民意時(shí)評 創(chuàng )客說(shuō) 樂(lè )觀(guān)社會(huì ) 畫(huà)里有話(huà) 滾動(dòng)資訊

首頁(yè)>社會(huì )>社會(huì )聚焦

高溫下,為戶(hù)外勞動(dòng)者撐起“清涼傘”

2024年06月26日 15:46  |  作者:郭帥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6.21 權益配圖1(4782696)-20240626153553

記者 賈寧 攝

6.21 權益配圖2(4782693)-20240626153544

新華全媒+丨直擊多地高溫天氣 這些關(guān)懷沁(4784796)-20240626153549

連日來(lái),我國多地遭遇高溫天氣。高溫熱浪下,為了保障城市的正常有序運轉,外賣(mài)員、快遞員、建筑工人、環(huán)衛工人等戶(hù)外工作者依然堅守崗位,默默奉獻。全國總工會(huì )近日印發(fā)通知,部署做好高溫天氣下勞動(dòng)者權益保障。同時(shí),各地也多措并舉落實(shí)各項防暑降溫措施。

如何保障高溫天氣下勞動(dòng)者的合法權益,為他們送去更多清涼?為了答好這道民生“烤”題,多位政協(xié)委員奔走在調研路上,為高溫下的勞動(dòng)者開(kāi)“涼”方、出“涼”策——

委員建議一:

新問(wèn)題,需要“新解法”

6月12日,清晨6點(diǎn)30分,北京市朝陽(yáng)區亞運村街道,快遞員張松林準時(shí)到達公司卸貨、分揀,他要抓緊在一天中較為涼爽的時(shí)間段把包裹掃描裝車(chē)。

坐上三輪車(chē)準備出發(fā)送件時(shí),他的衣服背部已經(jīng)汗濕一片。連日來(lái)的高溫,讓張松林這樣的戶(hù)外勞動(dòng)者面臨更多的挑戰。

中華全國總工會(huì )近日印發(fā)《關(guān)于做好2024年職工防暑降溫工作和開(kāi)展“工會(huì )送清涼防暑保安康”活動(dòng)的通知》,要求各級工會(huì )要督促用人單位為職工提供必要的個(gè)體防護用品和高溫作業(yè)休息場(chǎng)所,按規定發(fā)放高溫津貼等。

作為從業(yè)8年的快遞小哥,張松林告訴記者,“最近幾年福利越來(lái)越好,除了公司的高溫補貼之外,很多商戶(hù)也掛上了愛(ài)心商家的牌子,去送快遞時(shí),會(huì )給我們遞瓶水、拿根冰棍,感覺(jué)很貼心?!?/p>

“每年5月左右,公司會(huì )發(fā)放降溫需求的調研問(wèn)卷,根據這個(gè)問(wèn)卷給我們準備不同的防暑套裝?!睆埶闪中χ?zhù)說(shuō),今年的防曬面罩和掛脖風(fēng)扇是他認為最實(shí)用的降溫“好物”。

“比起我們,外賣(mài)行業(yè)的補貼可能差一些?!睆埶闪钟行o(wú)奈地說(shuō),“我表弟是外賣(mài)員,他們在高溫時(shí)段配送補貼金額不固定,只有跑夠一定單子才有,去年夏天他才領(lǐng)了100多元的高溫補貼?!?/p>

作為勞動(dòng)者的“娘家人”,高溫下勞動(dòng)者權益保障問(wèn)題一直是全國政協(xié)委員、全國總工會(huì )權益保障部部長(cháng)粟斌在炎炎夏日里的“掛心事”。他在調研中發(fā)現,張松林表弟的情況并非個(gè)例。

“如今新就業(yè)形態(tài)勞動(dòng)者普遍有了更強的獲得感,但由于勞動(dòng)關(guān)系靈活化、工作方式彈性化等特點(diǎn),無(wú)法享受社保制度的紅利,也成為一部分人面臨的難題?!彼诒蟊硎?,“部分行業(yè)在按時(shí)足額發(fā)放高溫補貼、在高溫時(shí)段實(shí)施調休等方面仍存在困難?!?/p>

2012年,全國總工會(huì )等四部門(mén)聯(lián)合印發(fā)的《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以下簡(jiǎn)稱(chēng)《辦法》)規定,用人單位安排勞動(dòng)者在35℃以上高溫天氣從事室外露天作業(yè)、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將工作場(chǎng)所溫度降低到33℃以下的,應當向勞動(dòng)者發(fā)放高溫津貼,并納入工資總額。

“《辦法》保障相關(guān)高溫勞動(dòng)者權益的前提,是需要勞動(dòng)者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dòng)關(guān)系,這也讓一些靈活就業(yè)人員的保障出現了空白?!彼诒笳f(shuō)。

“面對新情況、新問(wèn)題,高溫關(guān)懷需要找到‘新解法’?!比珖f(xié)委員、云南工商學(xué)院董事長(cháng)李孝軒建議,要加快完善政策制度體系,建立與新就業(yè)形態(tài)相適應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積極回應新就業(yè)群體在社會(huì )保障等方面的訴求。

李孝軒表示,為更多戶(hù)外工作者提供高溫保護,首先要打破勞動(dòng)保護與勞動(dòng)關(guān)系認定的捆綁關(guān)系,“要以是否參與社會(huì )勞動(dòng)為標準,保障從業(yè)者權利?!?/p>

在粟斌看來(lái),高溫津貼等只是一種物質(zhì)手段,高溫勞動(dòng)保護的出發(fā)點(diǎn)在于保障戶(hù)外工作者的作業(yè)安全?!氨U蠎?hù)外工作者高溫下的健康及安全權益,需要相關(guān)部門(mén)合力共為,用更完善更有力的保障措施,從物資、設備、停工休息制度等全方位發(fā)力?!?/p>

委員建議二:

讓“小驛站”體現“大關(guān)懷”

6月13日下午2點(diǎn),北京市朝陽(yáng)區望京小街,太陽(yáng)照得地面發(fā)燙。外賣(mài)員小唐完成送餐高峰期最后一單配送,在陰涼處停好電動(dòng)車(chē),脫下頭盔,擦了擦汗。

暫時(shí)沒(méi)有訂單,小唐決定去附近新開(kāi)的工會(huì )驛站“打個(gè)卡”,“聽(tīng)說(shuō)還是24小時(shí)智能化的,剛開(kāi)了1個(gè)多月,一直想去看看?!?/p>

門(mén)外掃碼錄入信息,小唐推開(kāi)了門(mén)。一進(jìn)門(mén),空調陣陣涼風(fēng)中的驛站內空間不大,但“五臟俱全”:供休息的桌椅,放滿(mǎn)冷飲的冰柜,微波爐、醫藥箱、女性用品、充電線(xiàn)等一應俱全,墻面上還有一塊智能化屏幕,一位外賣(mài)小哥正在查看附近地圖。

“現在這樣的驛站挺多的,一個(gè)人在大城市跑,在這些地方認識不少朋友,也感受到了越來(lái)越多的關(guān)心和溫暖?!毙√普f(shuō)。

目前全國已設立工會(huì )驛站超過(guò)18萬(wàn)個(gè),平均每天服務(wù)戶(hù)外勞動(dòng)者300多萬(wàn)人次?!敖ㄔO工會(huì )驛站,最初是為了解決戶(hù)外勞動(dòng)者吃飯難、喝水難、如廁難、休息難等現實(shí)問(wèn)題,經(jīng)過(guò)幾年的建設和發(fā)展,工會(huì )驛站在休息補給的基礎功能上逐步增加了閱讀、體檢、健身、就業(yè)咨詢(xún)、法律援助等服務(wù)?!彼诒蠼榻B說(shuō)。

在云南,“工會(huì )驛站目前有近3700家,累計服務(wù)戶(hù)外勞動(dòng)者上千萬(wàn)人次?!痹颇鲜≌f(xié)委員、省總工會(huì )副主席李志恩在調研中發(fā)現,驛站在實(shí)際中仍存在一些問(wèn)題?!氨热?,因為選址缺少統一規劃,在一些居民集中的小區,驛站往往不夠用;有些驛站需要注冊使用,由于填寫(xiě)信息復雜,將一些戶(hù)外工作者擋在了門(mén)外;因為宣傳不到位,很多有需要的戶(hù)外工作者并不清楚周邊的驛站位置?!?/p>

李志恩建議,“要充分發(fā)揮政府作用,把工會(huì )驛站建設納入各級政府為民辦實(shí)事清單,推進(jìn)驛站建設的質(zhì)量進(jìn)一步提升?!?/p>

“去年10月,泰州市總工會(huì )發(fā)起制定的《智能化戶(hù)外驛站建設規范》正式實(shí)施,這是全國首個(gè)專(zhuān)門(mén)性地方標準,也給各地工會(huì )提供了很好的借鑒樣本?!彼诒笳J為,各地可根據具體情況,廣泛調研、科學(xué)論證,盡快出臺地方標準,“用標準嚴格規范工會(huì )驛站建設,也可以督促不達標的驛站及時(shí)整改?!?/p>

“目前驛站覆蓋面仍然不夠?!崩钪径鹘ㄗh,應匯聚各方資源,著(zhù)力解決“提規?!钡膯?wèn)題?!耙筛骷壵?wù)服務(wù)中心、社區服務(wù)點(diǎn)、黨群服務(wù)中心,以及相關(guān)網(wǎng)點(diǎn)單位共同發(fā)力,不斷擴大站點(diǎn)的數量和覆蓋面,將工會(huì )驛站真正打造成戶(hù)外勞動(dòng)者的溫馨港灣?!?/p>

“行業(yè)不同,需求也不盡相同?!彼诒蟊硎?,“驛站建設要充分考慮戶(hù)外勞動(dòng)者的個(gè)性化需求,真正讓清涼‘小驛站’體現民生‘大關(guān)懷’?!?/p>

委員建議三:

完善法規,保障高溫下的勞動(dòng)者權益

近日,四川省一則司法案例讓全國政協(xié)委員、四川恒和信律師事務(wù)所主任李正國尤為關(guān)注。

2018年7月,四川省某地建筑工人羅某某在工地上突發(fā)疾病死亡,醫院診斷為“熱射病”。但是,家屬羅靜要求認定工傷的維權路卻走得極為不順。

“家屬奔波近6年,近日終于得到職業(yè)性中暑(熱射?。┑墓J定,不久前收到了工傷保險理賠款?!崩钫龂f(shuō),“希望該案件能夠作為典型案例,指導各級法院妥善處理相關(guān)類(lèi)型案件,落實(shí)同案同理同判,推動(dòng)裁判尺度和審理的標準統一?!?/p>

“近年來(lái),隨著(zhù)極端高溫天氣的出現,職業(yè)性中暑患者逐年增多,其中露天作業(yè)、體力勞動(dòng)者是高發(fā)人群?!崩钫龂硎?,盡管職業(yè)病防治法、《工傷保險條例》《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已頒布施行多年,其中明確規定了“職業(yè)性中暑”(熱射?。儆诼殬I(yè)病,職業(yè)病應當被認定為工傷,“司法實(shí)踐中這類(lèi)案件還很少,該案是四川省首個(gè)進(jìn)入司法程序的案例,這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涉及這一類(lèi)別職業(yè)病勞動(dòng)者權益保護的‘睡眠’條款?!?/p>

“這個(gè)案子的難點(diǎn)在于勞動(dòng)關(guān)系確認、職業(yè)病診斷等程序復雜?!崩钫龂f(shuō),職業(yè)性中暑,多發(fā)于建筑工人、環(huán)衛工人、快遞小哥、外賣(mài)騎手等戶(hù)外工作者?!八麄兇蠖紝儆陟`活用工人群,部分用工單位通過(guò)勞務(wù)關(guān)系、承攬關(guān)系等方式將用工風(fēng)險向外剝離,將這類(lèi)人群悄悄地推向勞動(dòng)保護范圍之外,導致其更難被認定為工傷?!?/p>

“職業(yè)病診斷是‘職業(yè)性中暑’工傷認定需要面對的‘關(guān)卡’,其認定流程、鑒定程序、鑒定機構職責都直接影響著(zhù)勞動(dòng)者工傷認定的效率?!崩钫龂J為,“針對當前就業(yè)形態(tài)靈活性和多元性趨勢,有必要優(yōu)化認定程序、簡(jiǎn)化認定條件?!?/p>

“當前,仍有相當比例的勞動(dòng)者未能被工傷保險覆蓋?!比珖f(xié)委員、民革福建省委會(huì )主委夏先鵬在調研中發(fā)現,在勞動(dòng)者受傷的民事訴訟案件中,普遍存在其未得到充分補償的問(wèn)題。

“未繳交工傷保險的勞動(dòng)者,在工作中發(fā)生意外傷害后,就無(wú)法申請工傷認定和工傷保險待遇?!毕南腮i建議,由政府相關(guān)部門(mén)牽頭,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完善相關(guān)政策法規?!耙尮kU的社會(huì )保障功能覆蓋所有的勞動(dòng)者。此外,應探索工傷保險獨立繳交的操作可行性,允許勞務(wù)提供者自行繳交工傷保險?!?/p>

采訪(fǎng)中,委員們一致表示,高溫下的勞動(dòng)者,為保障正常生產(chǎn)生活秩序貢獻著(zhù)力量,他們的權益必須得到保障,“用心用情為戶(hù)外勞動(dòng)者撐起一把防暑降溫‘清涼傘’,是全社會(huì )共同的責任?!保ㄓ浾?郭帥)

編輯: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