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教育·資訊 教育·聲音 教育·實(shí)踐 教育·思想 教育·人物 成長(cháng)·導航

首頁(yè)>教育>聚焦

中職還有必要存在嗎?

2024年06月26日 15:43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今年3月,江西省教育廳發(fā)布了《省屬職業(yè)學(xué)校技工院校資源優(yōu)化整合工作答記者問(wèn)》,稱(chēng)江西“省級原則上不再舉辦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相關(guān)學(xué)校從2024年起停止招生,現有在校生按照現行模式培養至畢業(yè)”。同時(shí),廣東省今年5所省屬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不安排招生,且廣州將在公辦中職學(xué)校開(kāi)展綜合高中試點(diǎn),越秀、海珠、天河、番禺、花都5個(gè)區參與試點(diǎn)。

●一直以來(lái),中等職業(yè)教育受到全國政協(xié)委員和各級政協(xié)的關(guān)注。

●又一年中考進(jìn)行時(shí),又一年職普分流時(shí)。本期特別邀請相關(guān)學(xué)者討論關(guān)注:中職還有必要存在嗎?

——編者 

中等職業(yè)教育不能一撤了之

莊西真

最近,中職學(xué)校撤改并的消息不時(shí)傳來(lái)。中等職業(yè)教育何去何從,似乎到了關(guān)鍵的節點(diǎn)。對于這個(gè)問(wèn)題,我的觀(guān)點(diǎn)是中等職業(yè)教育不僅不能撤掉,還要好好發(fā)展,因為最起碼有兩個(gè)離不開(kāi):

第一,部分青少年職業(yè)生涯發(fā)展離不開(kāi)中等職業(yè)教育?,F在社會(huì )相同的是,每個(gè)人進(jìn)入社會(huì )、踏入職場(chǎng)都要接受教育;不同的是,一個(gè)人接受什么樣的教育、接受多長(cháng)時(shí)間的教育不僅是個(gè)人決定的,還會(huì )受到很多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的綜合作用影響。先天因素諸如遺傳基因、成熟機制等;后天因素諸如接受的教育質(zhì)量、教師與同學(xué)、家庭環(huán)境等。按照當前的教育制度,學(xué)生會(huì )在15歲前接受統一的義務(wù)教育。但因為前述的先天和后天的多重因素作用,義務(wù)教育階段結束時(shí),同樣年齡段的學(xué)生會(huì )出現分化,以考試成績(jì)?yōu)閰⒄諄?lái)看,有的孩子更突出、有的孩子稍顯薄弱。事實(shí)證明,后者若繼續在知識學(xué)習軌道上實(shí)踐并非最佳選擇。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給了他們另外一個(gè)實(shí)現自我價(jià)值、展示自身優(yōu)勢的舞臺,這也是已經(jīng)被發(fā)展了40余年的職業(yè)教育所一再證明的?,F在,有人以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的大多數學(xué)生都選擇升學(xué)為論據,得出要壓縮職業(yè)學(xué)校招生比例、擴大普通高中招生數量的結論,其實(shí)是不對的。因為,普通高中招生數量增加并不會(huì )改變部分學(xué)生不適合普通高中教育模式的事實(shí),通過(guò)職業(yè)教育渠道升學(xué)是在適合自己的發(fā)展軌道上進(jìn)行的更優(yōu)選擇,雖看起來(lái)都是“升學(xué)”,但過(guò)程中接受的教育和獲得的發(fā)展是不同的。

第二,高素質(zhì)技術(shù)技能人才培養離不開(kāi)中等職業(yè)教育。今年兩會(huì )期間,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參加江蘇代表團審議時(shí)指出,“大國工匠是我們中華民族大廈的基石、棟梁”。高素質(zhì)技術(shù)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和大師、戰略科學(xué)家、一流科技領(lǐng)軍人才和創(chuàng )新團隊、青年科技人才、卓越工程師一樣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戰略資源。面對日益嚴峻的國際競爭,我們要牢牢抓住制造業(yè)不放松,加快建設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建設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關(guān)鍵路徑就在于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技術(shù)變革和優(yōu)化升級。這需要更多有知識、有技能、會(huì )創(chuàng )新的高素質(zhì)技術(shù)技能人才。

關(guān)鍵是,高素質(zhì)的技術(shù)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和大國工匠從哪里來(lái)?從過(guò)去正反兩方面的經(jīng)驗教訓來(lái)看,按照普通高中到普通本科高校的路徑,無(wú)法培養出高質(zhì)量的滿(mǎn)足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需要的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從普通高中到職業(yè)院校的路徑,似乎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所以這些年來(lái),我國大國工匠、能工巧匠越來(lái)越多,就是因為始終按照高技能人才成長(cháng)的“宜早、宜強、宜長(cháng)”規律,著(zhù)力構建包括中等職業(yè)教育在內的現代職業(yè)教育體系,各層次“職業(yè)學(xué)校+企業(yè)”接力培養。正如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從普通高中的“強化班模式”開(kāi)始抓起一樣,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的培養也要從小抓起、從中等職業(yè)教育抓起。

從我國的實(shí)際情況出發(fā),放眼國家長(cháng)遠發(fā)展,我們必須堅決落實(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要實(shí)實(shí)在在地把職業(yè)教育搞好”的指示精神。這就需要強化職業(yè)教育類(lèi)型特征,不是撤并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而是暢通中職學(xué)生升學(xué)成長(cháng)通道,進(jìn)一步完善現代職教體系。首先,要加快發(fā)展職業(yè)本科教育,讓“文化素質(zhì)+職業(yè)技能”職教高考制度盡快在各地落地開(kāi)花,從而擴大中職學(xué)生升入本科的比例;與此同時(shí),要完善貫通培養機制,擴大優(yōu)質(zhì)中職與高職學(xué)校貫通培養規模,探索開(kāi)展中職教育、高職教育與職業(yè)本科教育銜接培養。引導中職生實(shí)現有職業(yè)目標的升學(xué),進(jìn)而更高效地走上成為技術(shù)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的道路。

(作者系江蘇理工學(xué)院職業(yè)教育研究院院長(cháng)、教授)


正確看待中等職業(yè)教育的意義

趙志群

目前,我國中職學(xué)校錄取分數普遍低于普高,這造成社會(huì )廣泛存在一種刻板印象,即中職就是低水平的或是二流的教育,“其中的學(xué)生學(xué)習都差”“學(xué)校名聲不好”。此種現象,促使中職發(fā)展陷于“惡性循環(huán)”之中:中職的學(xué)生也許在入學(xué)初文化課水平暫時(shí)薄弱,與那些“學(xué)霸”相比,中職教育無(wú)法幫助他們實(shí)現大規模的文化知識領(lǐng)域的超越,如果繼續以成績(jì)標準來(lái)評價(jià),他們的進(jìn)步往往就被“抹殺”了,看起來(lái)仍然是較“弱”的;這也導致中職的人才培養工作難以被社會(huì )認可,又進(jìn)一步影響了中職的聲譽(yù)和相關(guān)支持。事實(shí)上,按照“增值性評價(jià)”即考察學(xué)校對學(xué)生學(xué)業(yè)成就凈影響的現代教育理念,中職并不一定是二流學(xué)校。且在大部分地區,好的中職與一般的普高相比,其管理和師資方面差距并不明顯。

還有觀(guān)點(diǎn)認為中職畢業(yè)生發(fā)展前景不好,事實(shí)證明這樣的觀(guān)點(diǎn)也不是全然正確?,F階段,中職學(xué)生有很多升學(xué)到專(zhuān)科學(xué)校甚至職教本科的機會(huì )。且如果孩子的理論學(xué)習確有困難,也可以有機會(huì )在中職中提升個(gè)人實(shí)踐技能,被社會(huì )發(fā)展所必需,那么無(wú)論是他的未來(lái)就業(yè),還是更長(cháng)遠的職業(yè)發(fā)展,都是有無(wú)限可能的。當前,年輕人通過(guò)職業(yè)教育找回自信,實(shí)現成長(cháng)成才的實(shí)例舉不勝舉。

其實(shí),如若一個(gè)不擅長(cháng)知識學(xué)習的孩子盲目跟風(fēng)到普通高中,有可能會(huì )面臨更大的“風(fēng)險”。原因在于普高的教學(xué)往往更傾向理論、注重數理邏輯和語(yǔ)言邏輯方面的知識,對抽象思維能力相對較弱的孩子而言學(xué)習困難確實(shí)存在。更重要的是,經(jīng)歷“不擅長(cháng)的學(xué)習”不但不利于個(gè)體個(gè)性和興趣的彰顯,更會(huì )對學(xué)生的學(xué)習體驗和學(xué)習結果造成負面影響。因此,對部分孩子來(lái)說(shuō),中職也許比普高更適宜個(gè)體需求,選擇中職也意味著(zhù)他們可能找到了更為穩定和可期的發(fā)展機會(huì )。

事實(shí)上,基礎教育分兩種類(lèi)型,一是知識導向的“普通基礎教育”,二是工作導向的“職業(yè)基礎教育”。職業(yè)教育通過(guò)彌補一些學(xué)生在某些領(lǐng)域的才能,如學(xué)術(shù)研究領(lǐng)域才能的不足的方式,也有利于進(jìn)一步發(fā)揮其擅長(cháng)的其他方面優(yōu)勢。正如教育家凱興斯泰納所講的:“職業(yè)能夠喚醒青少年的興趣,是通往真正教育的大門(mén)”。同時(shí)作為重要的基礎教育組成部分,職業(yè)教育同樣關(guān)注人的發(fā)展、基于人的發(fā)展、為了人的發(fā)展。職校學(xué)生對文字符號和書(shū)本知識興許暫時(shí)缺乏興趣,但是可以通過(guò)基于工作的如跟崗和頂崗實(shí)習等方式,引導學(xué)生在掌握技能的同時(shí),進(jìn)一步實(shí)現職業(yè)規范、倫理和價(jià)值觀(guān)方面的發(fā)展,以幫助職校學(xué)生根據工作的條件、風(fēng)險和機遇做出理智安排,對個(gè)人的理想、發(fā)展取向和能力進(jìn)行綜合建構,這是普通教育不能取代的。

中職教育是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義的“基礎教育”的重要方式,也是教育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理應獲得相應的地位和待遇??v觀(guān)世界,制造強國的中職教育均很發(fā)達,而一些老牌發(fā)達國家的去工業(yè)化過(guò)程,也與中職教育的衰落息息相關(guān)。因此,從國家發(fā)展戰略角度講,中職教育也不是可有可無(wú)的。關(guān)注中職教育,更要關(guān)注的是如何加強特色建設,提高人才培養質(zhì)量的問(wèn)題。目前講授式教學(xué)仍然是中職的主流教學(xué)模式,這大大影響了學(xué)生的積極性和學(xué)習效果。我們應當針對中職學(xué)生特點(diǎn),發(fā)揮其才智和特長(cháng),按照技術(shù)技能人才成長(cháng)規律,提高其職業(yè)素質(zhì)和行動(dòng)能力。使每一個(gè)人能夠發(fā)揮自己的潛力、創(chuàng )造性和批判精神,以實(shí)現自己的抱負和獲得幸福,并成為一個(gè)有益的公民和生產(chǎn)者。

(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


關(guān)于中職必須澄清的幾個(gè)基本事實(shí)

彭振宇

首先,提升學(xué)歷并不能挽救中職。長(cháng)久以來(lái),中職教育似乎一直處于學(xué)歷教育的低端、底層。與普通教育“拼學(xué)歷”,顯然不是職業(yè)教育的優(yōu)勢。作為職業(yè)教育基礎的中職教育具備雙重職能,一方面,它為符合法定勞動(dòng)年齡的人口(指年滿(mǎn)16周歲至退休年齡,有勞動(dòng)能力的中國公民)提供必要的職業(yè)技能教育,為日后就業(yè)做準備;另一方面,它也為需要或符合提升職業(yè)技術(shù)技能條件的人提供高階職業(yè)教育的基礎教育。如果將全部中職學(xué)生升學(xué),將使16至18歲區間的勞動(dòng)者缺少相應的提升渠道,也不利于一些傳統勞動(dòng)密集型行業(yè)、企業(yè)或對用工學(xué)歷需求不高的單位找到合適的勞動(dòng)者。

其次,中職升學(xué)必須堅持類(lèi)型特色。自2019年《國家職業(yè)教育改革實(shí)施方案》提出職業(yè)教育是類(lèi)型教育,具有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后,職業(yè)教育改變了過(guò)去“層次教育”的屬性,轉變?yōu)椤邦?lèi)型教育”。2022年,新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yè)教育法》更是以法律形式明確規定了職業(yè)教育的類(lèi)型教育定位。因此,中職升學(xué)如果不堅持職業(yè)教育的“本性”,將升學(xué)通道守在職業(yè)教育體系中,必然就會(huì )失去類(lèi)型特色,淪為普通教育的補充教育、替代教育。

再次,學(xué)歷職業(yè)教育不是職業(yè)教育的全部。早在100多年前,中華職業(yè)教育社創(chuàng )始人黃炎培先生就提出“大職業(yè)教育主義”主張,以開(kāi)放精神辦職業(yè)教育??v向上自幼小至大學(xué),乃至成人繼續教育,職業(yè)教育貫穿人的一生。橫向上覆蓋各行各業(yè),形式多樣,既有全日制學(xué)校教育、學(xué)歷教育,也有非全日制短期培訓,如職業(yè)補習、職業(yè)指導、職業(yè)培訓、女子職業(yè)教育、遠程函授,等等。新職業(yè)教育法也明確規定“本法所稱(chēng)職業(yè)教育,……包括職業(yè)學(xué)校教育和職業(yè)培訓”。

最后,多樣化是職業(yè)教育的基本特點(diǎn)。相對普通教育而言,職業(yè)教育是更全面、多樣化的一種教育類(lèi)型。其具有生源多樣、社會(huì )需求多樣、教育形式多樣、學(xué)歷層次多樣、就業(yè)形式多樣、出口路徑多樣的特性,促使其幾乎涵蓋了社會(huì )生產(chǎn)生活的方方面面?;谶@些基本事實(shí),筆者提出四點(diǎn)主張:

堅持職教類(lèi)型特色不動(dòng)搖。就業(yè)與升學(xué)是辯證關(guān)系而非對立關(guān)系,升學(xué)是就業(yè)的基礎,就業(yè)是升學(xué)的目的。中職升學(xué)是為了更好就業(yè),而不是為了升學(xué)而升學(xué)。中職升學(xué)是沿著(zhù)職教的方向升,并不是升向普通教育。當然從人才培養立交橋的角度,中職升學(xué)并不排斥升向普通教育,這條通道不能關(guān)閉,但它并不應完全成為主流。本質(zhì)上,職普分流是基于個(gè)人和社會(huì )需求進(jìn)行分類(lèi),而不是分層,本身并沒(méi)有高低對錯之分。

樹(shù)立大職業(yè)教育觀(guān)是前提。學(xué)歷職業(yè)教育、學(xué)校職業(yè)教育是職業(yè)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并不是職業(yè)教育的全部。職業(yè)教育中既有淘汰選拔性質(zhì)的學(xué)歷精英教育,以培養工程師、大國工匠、能工巧匠等創(chuàng )新拔尖技能人才為己任;也有降低入學(xué)門(mén)檻條件,面向大多數人的普適性合格教育,以培養大批合格的技術(shù)技能人才為目標;更有注冊入學(xué)、全面開(kāi)放,面向所有人的兜底教育、職業(yè)培訓、證書(shū)教育等普及性職業(yè)教育,其目標是服務(wù)就業(yè)、服務(wù)民生、服務(wù)“三農”等。還有一部分具有技術(shù)技能天賦和強烈職業(yè)技術(shù)興趣的人可以自學(xué)成才。這些都屬于大職業(yè)教育主義的范疇。

提高職業(yè)教育質(zhì)量是根本。沒(méi)有質(zhì)量就沒(méi)有口碑,沒(méi)有口碑就沒(méi)有未來(lái)。寬進(jìn)口,嚴出口,是職業(yè)教育贏(yíng)得口碑的重要保證。因此,包括職業(yè)院校在內的各級各類(lèi)職業(yè)教育主體應以千方百計、扎扎實(shí)實(shí)提高職業(yè)教育的育人質(zhì)量為根本。

調整高等教育結構是重點(diǎn)。如果以人才培養定位為標準,我國高等教育總體上可分為三大類(lèi)型,即研究型高等學(xué)校、應用型高等學(xué)校、職業(yè)技能型高等學(xué)校。理論上來(lái)說(shuō),除了少數雙一流高校為研究型大學(xué)外,我國絕大部分高校都應屬于應用型大學(xué)和職業(yè)技能型大學(xué)。但現實(shí)情況是除了33所職業(yè)本科學(xué)校和1547所獨立設置的高職院校以外,其他本科高校都大多以研究型大學(xué)自居,或以研究型大學(xué)建設為目標。再審思社會(huì )發(fā)展是否需要如此多的研究型大學(xué)?應用型大學(xué)與職業(yè)技能型大學(xué)如何能更好地劃分?以上問(wèn)題都關(guān)系到整個(gè)高等教育結構的完善。需要慎重思考,認真對待。

(作者系武漢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教授) 

編輯:位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