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社會(huì )聚焦 社情民意 民意時(shí)評 創(chuàng )客說(shuō) 樂(lè )觀(guān)社會(huì ) 畫(huà)里有話(huà) 滾動(dòng)資訊

首頁(yè)>社會(huì )>社會(huì )聚焦

“助人自助”的社工,如何走得更遠?

2024年06月26日 15:42  |  作者:趙瑩瑩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6月20日 10版配圖(4790422)-20240626153258

社工在開(kāi)展為老服務(wù)

2024年度全國社會(huì )工作者職業(yè)資格考試日前落下帷幕,報名人數188.9萬(wàn),較去年增長(cháng)26%。社會(huì )工作者以“助人自助”為宗旨,廣泛分布在基層治理、職工幫扶、兒童福利、青少年事務(wù)、老齡和養老服務(wù)、禁毒戒毒、社會(huì )救助、社區矯正等諸多領(lǐng)域,圍繞滿(mǎn)足群眾需求和解決具體民生問(wèn)題開(kāi)展專(zhuān)業(yè)服務(wù),成為參與基層治理的重要力量。

社工“報考熱”再創(chuàng )歷史新高,社會(huì )工作領(lǐng)域還面臨哪些問(wèn)題與困難?如何進(jìn)一步推動(dòng)社會(huì )工作者“有為”“有位”?讓他們走得更高更遠?相關(guān)話(huà)題成為公眾和政協(xié)委員關(guān)注的熱點(diǎn)。

職業(yè)認同有待加強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全國社會(huì )工作者職業(yè)資格考試,有些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月17日,張艷艷告訴記者。

去年9月,張艷艷入職北京市協(xié)作者社會(huì )工作發(fā)展中心,剛一上手,便感覺(jué)到了“本領(lǐng)恐慌”。工作中,她努力學(xué)習社工專(zhuān)業(yè)知識,在入戶(hù)走訪(fǎng)時(shí)觀(guān)摩服務(wù)技巧,嘗試著(zhù)在“前輩”的輔助下策劃社區活動(dòng),不斷增強自己為民服務(wù)的能力。

像張艷艷這樣的社會(huì )工作者,近年來(lái)正在日益增多。

記者從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獲悉,2024年度全國社會(huì )工作者職業(yè)資格考試共計188.9萬(wàn)人報名,較2023年增長(cháng)26%。與之相應的,是各地對于社會(huì )工作者的迫切需求,諸如基層治理、老年人服務(wù)、未成年人保護以及教育、衛生健康等領(lǐng)域,急需數量充足、素質(zhì)優(yōu)良的社會(huì )工作者隊伍。

與普通志愿服務(wù)不同的是,社會(huì )工作者需要經(jīng)過(guò)一定的專(zhuān)業(yè)訓練和教育養成,具備社會(huì )工作的專(zhuān)業(yè)知識與技術(shù)。目前全國通過(guò)考試取得社會(huì )工作者職業(yè)水平證書(shū)的人員有116.1萬(wàn)人。

“報考人數今年再次增加,是一個(gè)可喜的現象。眼下,吸引優(yōu)秀高校畢業(yè)生加入社工行列,已成當務(wù)之急?!比珖f(xié)委員、中央團校(中國青年政治學(xué)院)原黨委書(shū)記倪邦文坦言,專(zhuān)業(yè)社工人才接受過(guò)社工專(zhuān)業(yè)教育,擁有更系統的社工專(zhuān)業(yè)理論知識、更嫻熟的社工專(zhuān)業(yè)方法技巧,然而在一些高校社會(huì )工作專(zhuān)業(yè)的學(xué)生畢業(yè)后,從事社會(huì )工作的寥寥無(wú)幾,專(zhuān)業(yè)人才流失嚴重。

“待遇并不是問(wèn)題的全部,根本原因在于社會(huì )對社工認知度偏低,導致職業(yè)聲望不高、職業(yè)存在感不強?!蹦甙钗谋硎?,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我國社會(huì )工作邁入新發(fā)展階段,出臺了不少政策文件促進(jìn)專(zhuān)業(yè)人才隊伍培養?!暗窃谝恍┑胤胶皖I(lǐng)域,大多數人對社會(huì )工作和社工專(zhuān)業(yè)人員的工作內容和性質(zhì)了解不夠,有不少人把社工當作志愿者,或等同于社區工作人員?!蹦甙钗恼f(shuō)。

對此張艷艷有著(zhù)切身體會(huì ):“可能因為社工做的都是一些生活中的小事,大家常常感覺(jué)不到我們的存在,甚至被誤會(huì )成不懷好意的人?!?/p>

在倪邦文看來(lái),從培養模式、評價(jià)體系等方面考量,全社會(huì )對于社會(huì )工作及社會(huì )工作者的重視程度和認知仍有待提升,且社會(huì )工作往往需要實(shí)踐經(jīng)驗,這就需要社會(huì )、學(xué)校、家庭多方聯(lián)動(dòng),讓社工“破繭成蝶”、飛得更遠。

專(zhuān)業(yè)技能仍需提升

近年來(lái),我國社會(huì )工作已經(jīng)開(kāi)始從城市逐漸向農村拓展。隨著(zhù)社會(huì )工作崗位不斷開(kāi)發(fā),部分省份持續推進(jìn)鄉鎮(街道)社工站建設,立足鎮街、深入村居,打通為民服務(wù)的“最后一米”。2021年,廣東實(shí)現了全省社工站100%全覆蓋。

在廣東惠州,龍門(mén)縣社會(huì )工作發(fā)展促進(jìn)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兼行政督導廖曉紅33歲時(shí)開(kāi)始從事社會(huì )工作。2016年,她考上助理社工師,次年成為龍門(mén)縣龍華鎮水坑村社工站的一名社工。

“社工在村里的工作,看起來(lái)很瑣碎,但卻是最貼近百姓需求的?!绷螘约t告訴記者,工作中,他們會(huì )經(jīng)常到低保戶(hù)家中走一走,了解他們生活中的困難,也會(huì )手把手地告訴罹患大病的村民,怎樣申請大病醫療救助……正是在挨家挨戶(hù)走訪(fǎng),幫助村民割稻谷、拔花生的勞作中,收獲了越來(lái)越多村民的認可。

全國政協(xié)委員、民建中央調研部部長(cháng)陳百靈發(fā)現,多地明確了社工站建設的總體規劃、組織領(lǐng)導和支持保障,但礙于可承接社工站運行的社會(huì )服務(wù)機構數量不足、質(zhì)量不高,以及社工人才隊伍建設亟須加強、社工站管理規范亟待完善等原因,社工站的應有功能作用未能得到充分發(fā)揮。

在陳百靈看來(lái),社工站的可持續運營(yíng)發(fā)展,迫切需要相關(guān)人才作為支撐,“因此急需加強社工專(zhuān)業(yè)人才培養,提升其專(zhuān)業(yè)服務(wù)技能?!?/p>

“針對新入職社工、一線(xiàn)社工、社工機構負責人、項目主管、本土社工督導等,可分層分類(lèi)開(kāi)設培訓內容。此外,應研究出臺相關(guān)政策,使社工收入與社會(huì )需求和自身貢獻相匹配,在增強社會(huì )福利保障的同時(shí)完善社會(huì )評價(jià),留住社工人才、穩定社工隊伍?!标惏凫`建議借鑒廣東經(jīng)驗,將社工站建設和社工服務(wù)納入財政預算和政府購買(mǎi)服務(wù)體系,明確購買(mǎi)服務(wù)主體、購買(mǎi)方式、服務(wù)內容、資金使用管理方法等,在服務(wù)定位、提供、管理及評估等方面統籌調配。同時(shí),大力拓寬資金渠道,鼓勵引導社會(huì )資金特別是公益慈善力量投向社會(huì )工作服務(wù)領(lǐng)域,共同推進(jìn)社工站建設。

以立法推進(jìn)社會(huì )工作發(fā)展

2023年,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組建后,各地社會(huì )工作迎來(lái)新的歷史機遇。

記者了解到,在社會(huì )工作領(lǐng)域起步較早的深圳,社工服務(wù)已覆蓋所有街道和社區,關(guān)乎社會(huì )救助、社區建設、婚姻家庭、殘障康復、應急處置等近20個(gè)社會(huì )治理服務(wù)領(lǐng)域。

“深圳對社會(huì )工作行業(yè)管理、服務(wù)、薪酬制度等進(jìn)行了一系列探索,在構建社會(huì )工作標準化、專(zhuān)業(yè)化和職業(yè)化發(fā)展的制度體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當下,要盡快啟動(dòng)社會(huì )工作的地方立法?!鄙钲谑姓f(xié)委員、深圳市社會(huì )工作者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孫亞華提出,要充分利用深圳的區位優(yōu)勢和具體實(shí)踐,制定促進(jìn)深圳社會(huì )工作發(fā)展的《深圳市社會(huì )工作條例》,為國家立法積累地方經(jīng)驗。

孫亞華建議,明確社會(huì )工作參與主體的權利責任和義務(wù),將專(zhuān)業(yè)社會(huì )工作納入社會(huì )服務(wù)、社會(huì )治理和社會(huì )建設相關(guān)法規政策范圍,逐步筑牢專(zhuān)業(yè)社會(huì )工作發(fā)展的法治保障。

對于用法治力量保障社會(huì )工作持續發(fā)展,全國政協(xié)委員苗延紅建議以社會(huì )工作者立法為切入點(diǎn)加快推進(jìn)社會(huì )工作立法。

苗延紅曾在全國兩會(huì )上提交提案,提出對于社會(huì )工作和社會(huì )工作者,目前沒(méi)有形成完整的法律法規政策體系,社會(huì )工作專(zhuān)業(yè)人才的職業(yè)地位、從業(yè)資格、權利義務(wù)、登記管理、繼續教育等缺乏法律保障和約束,民政部門(mén)依法行政的職權不足,制約了社會(huì )工作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

提案建議,要厘清立法思路,把社會(huì )工作者立法作為社會(huì )工作立法的特別法,以此為切入點(diǎn),以制定社會(huì )工作法為最終目標,對社會(huì )工作主體、服務(wù)對象、社會(huì )組織等作出全面規范,并以社會(huì )工作法為基礎,推動(dòng)形成高低搭配、功能完備、上下聯(lián)通的相關(guān)法律法規制度體系。(記者 趙瑩瑩)

編輯: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