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教育·資訊 教育·聲音 教育·實(shí)踐 教育·思想 教育·人物 成長(cháng)·導航

首頁(yè)>教育>聚焦

“總書(shū)記的信讓我們也備受鼓舞”

——部分海外歸來(lái)的全國政協(xié)委員話(huà)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與交叉學(xué)科建設

2024年06月26日 15:33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11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給清華大學(xué)教授姚期智院士的信在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引起強烈反響。部分如姚期智一樣,選擇從國外歸來(lái)報效祖國的委員們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均表示:無(wú)悔當初的選擇,走在民族復興道路上的祖國給了自己寬廣的舞臺?!幷?/span>

背景新聞

從海外歸來(lái)扎根教壇20年的姚期智院士收到了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回信

據新華社消息,6月11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給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清華大學(xué)教授姚期智回信,對姚期智院士回國任教20年來(lái),將愛(ài)國之情化為報國之行,在清華大學(xué)潛心耕耘、默默奉獻,表示誠摯問(wèn)候。

據悉,2024年,著(zhù)名計算機科學(xué)專(zhuān)家姚期智迎來(lái)了全職回國任教20年。姚期智曾長(cháng)期任教于美國著(zhù)名高校,2004年6月辭去美國的終身教職回到中國定居和工作,現任清華大學(xué)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長(cháng)、人工智能學(xué)院院長(cháng)。

20年來(lái),姚期智為我國自主培養信息科學(xué)領(lǐng)域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完善人工智能領(lǐng)域前瞻布局、加快趕超世界先進(jìn)水平作出了重要貢獻。近日,姚期智給習近平總書(shū)記寫(xiě)信,匯報了回國任教20年來(lái)在培養人才、科研創(chuàng )新等方面的情況。

回信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鼓勵姚期智院士,堅守初心使命,發(fā)揮自身優(yōu)勢,帶領(lǐng)大家繼續探索創(chuàng )新人才自主培養的模式,推動(dòng)學(xué)科交叉與前沿創(chuàng )新,打造高水平的人才培養和科技創(chuàng )新基地,為實(shí)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建設教育強國科技強國作出新的貢獻。

據清華大學(xué)官方賬號介紹,姚期智院士于1946年12月出生于上海。1972年獲哈佛大學(xué)物理博士學(xué)位,1975年獲得伊利諾伊大學(xué)計算機科學(xué)博士學(xué)位。此后先后在美國麻省理工學(xué)院、斯坦福大學(xué)、加州大學(xué)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頓大學(xué)等高校任教,1998年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xué)院院士,2000年獲得圖靈獎,是首位獲得該獎的華人學(xué)者。2004年當選為中國科學(xué)院外籍院士。2005年獲得中國政府“友誼獎”。

2004年,在“科教興國”政策的感召和楊振寧教授回國定居并擔任清華大學(xué)高等研究中心榮譽(yù)主任的感染下,姚期智毅然決定辭掉美國普林斯頓大學(xué)終身教授職位,全職回到祖國,被聘為清華大學(xué)高等研究中心教授,并先后擔任清華信息科學(xué)技術(shù)國家實(shí)驗室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清華大學(xué)-麻省理工學(xué)院-香港中文大學(xué)理論計算機科學(xué)研究中心主任等,后創(chuàng )辦交叉信息研究院、人工智能學(xué)院并親任院長(cháng)。2016年放棄美國國籍成為中國公民,正式轉為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


全國政協(xié)委員、香港科技大學(xué)(廣州)副校長(cháng)吳宏偉:

青年科學(xué)家盡可在祖國施展抱負

吳宏偉:全國政協(xié)委員,香港科技大學(xué)土木及環(huán)境工程學(xué)系講席教授、研究生院院長(cháng)兼廣州校區副校長(cháng)。香港工程科學(xué)院院士,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中國籍)。1993年,在英國獲博士學(xué)位,1995年回國,任香港科技大學(xué)教職。主要從事非飽和土力學(xué)、生態(tài)巖土學(xué)及土-結構作用領(lǐng)域的研究工作。

1995年,吳宏偉從劍橋大學(xué)回到香港。緣于年少時(shí)的夢(mèng)想,吳宏偉的歸國之路走得異常堅定。

“我在上中學(xué)的時(shí)候,就和我的老師講,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建設祖國。因為年少,我的夢(mèng)想還被我的老師當作玩笑。但藏在心底的夢(mèng)想在國外深造時(shí)被更強烈地激發(fā),促使我回來(lái)報效祖國的夢(mèng)想愈加清晰?!?/p>

吳宏偉回憶起自己曾經(jīng)在外求學(xué)生活的日子,“那時(shí)總有人因為看到我們是亞洲人的長(cháng)相,就問(wèn)我們是不是日本人、韓國人,在生活上、學(xué)習上各方面確實(shí)都有很強烈的渴望被尊重的感覺(jué)。種種生活上的小事也激發(fā)了我本就熱烈的歸國情和內心深處的民族認同感?!?/p>

“1995年回到祖國,才真的心安?!眳呛陚ビ行﹦?dòng)容,“那時(shí)國家對各個(gè)領(lǐng)域的人才都很急缺,包括我所從事的專(zhuān)業(yè)。因此,2000年我也被北京大學(xué)地質(zhì)系邀請做兼職教授,參與周末工程地質(zhì)碩士班課程的講授?!被貞浧鹉嵌稳兆?,吳宏偉分享了一個(gè)動(dòng)人的小故事,“那時(shí)和我對接的教授和我道歉,因為他們沒(méi)有經(jīng)費支付我每周的往返機票和住宿等花銷(xiāo)。我就和他說(shuō),課時(shí)費我一毛都不收,自己也會(huì )解決機票、住宿等花銷(xiāo)。我當時(shí)想得很簡(jiǎn)單,就是想為祖國的建設出一點(diǎn)點(diǎn)力?!?/p>

吳宏偉說(shuō)能被國家需要,這是他的榮幸。白駒過(guò)隙般,20多年的時(shí)光悄然逝去。吳宏偉感慨,國家科研環(huán)境的種種改變令人難以置信,即使自己是親身經(jīng)歷?!白蠲黠@的就是制度的支持、經(jīng)費的供給。我們的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權也有很大水平的提升。曾經(jīng)有很多大學(xué)如果能發(fā)一篇SCI論文,獎金就達上萬(wàn)元,相當于幾個(gè)月的薪水?,F在再也不會(huì )有這樣的事情了,因為在國際期刊上發(fā)表高水平論文,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事情,已經(jīng)漸漸成了‘家常便飯’?!?/p>

吳宏偉說(shuō),科研環(huán)境的改變,讓國家的前沿科技創(chuàng )新有了更多可能?!白钪苯拥?,就是有越來(lái)越多的學(xué)者,愿意回到祖國開(kāi)展科研創(chuàng )新。過(guò)去,很多學(xué)者更傾向于留在國外發(fā)展,因為設備儀器更齊全,供給支持更廣泛,雖然都想離‘家’近點(diǎn),但回來(lái)就可能沒(méi)有辦法繼續發(fā)揮個(gè)人特長(cháng)了。不過(guò)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歸國的學(xué)者也越來(lái)越多了?!?/p>

吳宏偉感慨——曾經(jīng)海外歸國科學(xué)家大多是已在國外有了成績(jì),回國后可獲得國家傾力支持,到現在越來(lái)越多的青年科學(xué)家已不用在國外等待“功成名就”,青年時(shí)期就可以安心地踏上歸國路,在自己“家”就可以踏實(shí)地施展抱負、開(kāi)展世界頂尖水平的科學(xué)研究。

這樣的轉變,吳宏偉見(jiàn)證著(zhù),也參與著(zhù)。1995年,他從劍橋大學(xué)回國就在香港科技大學(xué)任教職,一直著(zhù)力開(kāi)展國際化人才培養工作?!霸谖铱磥?lái),香港科技大學(xué)這樣的大學(xué)一定要扛起打響中國‘招牌’的責任。我們不但要參與現有國際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體系的競爭,還要進(jìn)一步提升中國在科研界的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權,創(chuàng )建有影響力的中國學(xué)術(shù)體系,以引領(lǐng)更高水平的創(chuàng )新實(shí)踐?!?/p>

如何實(shí)踐這一理想?吳宏偉介紹,香港科技大學(xué)廣州校區從創(chuàng )建之初便謀定了走交叉學(xué)科建設這條道路?!翱梢哉f(shuō),香港科技大學(xué)廣州校區所有的學(xué)生都是建立在學(xué)科交叉的模式下培養的。目前為止,我們也可以稱(chēng)得上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學(xué)科交叉培養院校?!眳呛陚プ孕徘液V定。

在他看來(lái),開(kāi)展交叉學(xué)科建設道路,首先就需要明確學(xué)科交叉建設的目的是什么?“應該是解決達到國際水平,滿(mǎn)足國內需求的重大工程科學(xué)問(wèn)題?!眳呛陚ケ硎?,交叉學(xué)科建設是提升我國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權的必需項,也是推動(dòng)各種真實(shí)問(wèn)題解決的必需項?!耙訟I發(fā)展為例,能解決其發(fā)展所出現的現實(shí)問(wèn)題,需要計算機、數學(xué)、統計等學(xué)科的專(zhuān)業(yè)知識,也需要法律、倫理等學(xué)科知識?!?/p>

基于此,香港科技大學(xué)做了諸多創(chuàng )新嘗試?!笆紫纫彩亲钪匾?,我們要讓老師們有更多‘交叉’互通的機會(huì )?!眳呛陚ソ榻B,如今的香港科技大學(xué)廣州校區完全打破了教師按照所在院系分布的傳統化辦公方式。借鑒國際化辦學(xué)經(jīng)驗,采用抽簽式的方式,完全隨機地讓不同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的教師都有機會(huì )坐在一起?!拔覀兙褪且尷蠋焸冊谌粘=逃虒W(xué)上都有互通互聯(lián)的機會(huì ),充分地發(fā)揮創(chuàng )造性思維的價(jià)值,打開(kāi)思路去開(kāi)展前沿創(chuàng )新,哪怕是面對自己從未設想過(guò)的方向?!?/p>

在吳宏偉看來(lái),開(kāi)展學(xué)科交叉及前沿創(chuàng )新過(guò)程中,最大的挑戰在于教師,特別是教師的篩選上?!安煌趥鹘y的單學(xué)科人才,沒(méi)有一個(gè)專(zhuān)業(yè)本身叫‘交叉學(xué)科’,所以到底要按照什么標準去招聘教師?”吳宏偉回憶當時(shí)學(xué)校的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就圍繞這一問(wèn)題展開(kāi)了激烈的討論。最后確定了兩個(gè)核心標準,第一,其必須有優(yōu)秀的專(zhuān)業(yè)素養,也就是說(shuō)有與其他學(xué)科交叉的“資本”。第二,還必須有足夠跨入其他領(lǐng)域的興趣。

“這樣選擇師資的更深層次原因在于,我們相信‘專(zhuān)業(yè)’與‘興趣’是引領(lǐng)一名學(xué)生參與學(xué)科交叉最重要的動(dòng)因。要盡可能地去培養學(xué)生的‘專(zhuān)業(yè)’,并釋放學(xué)生‘興趣’動(dòng)力,這是我本人在前沿科技探索中的成長(cháng)、教學(xué)心得,也是我一直想通過(guò)更廣泛的育人實(shí)踐,著(zhù)力推動(dòng)的?!眳呛陚フf(shuō)。


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陳松蹊:

無(wú)悔歸來(lái)

陳松蹊:全國政協(xié)委員,2021年被評為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1993年,在澳大利亞獲博士學(xué)位;并先后于澳大利亞、美國、新加坡任教職。2008年回國,于北京大學(xué)執教。他在從事超高維數據統計研究的同時(shí),以國家大氣污染防治的重大需求為出發(fā)點(diǎn),在數學(xué)地球物理領(lǐng)域作出了前沿交叉成果。

“無(wú)悔當初的選擇”

人民政協(xié)報:讀了習近平總書(shū)記給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清華大學(xué)教授姚期智的回信,您是不是也一樣有感觸?

陳松蹊:是啊,非常感動(dòng)也深受鼓舞,姚先生回國后,為我們國家急需發(fā)展的人工智能領(lǐng)域培養了大批人才,作出了極高的貢獻。

相信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這封信,也是寫(xiě)給我們所有從海外歸國奉獻于祖國的科研和教育工作者的。它是對我們已有工作的肯定,更是對我們要進(jìn)一步做好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工作的鞭策,激勵大家眾志成城,為教育強國、科技強國、人才強國建設提供堅實(shí)力量。

人民政協(xié)報:我們了解到您曾后先后在澳大利亞、新加坡、美國等國家開(kāi)展教學(xué)科研工作,為什么會(huì )選擇回國?十幾年前您選擇回國時(shí)候是怎樣的一番感受?

陳松蹊:民族感情已經(jīng)進(jìn)入血脈,自己有時(shí)都會(huì )感到驚訝,那樣一份強烈的對國家對民族的感情會(huì )影響著(zhù)自己在大事小情上的一切所思所行。1992年博士畢業(yè)后,我開(kāi)始在澳大利亞聯(lián)邦科學(xué)院海洋實(shí)驗室任統計師。1993年9月份,北京與悉尼共同競爭2000年夏季奧運會(huì )的申辦權,悉尼成功了。瞬間,澳洲同事們興奮異常,但是作為一個(gè)中國人的我卻傷心郁悶。我意識到,我和我的祖國那么深沉、緊密地聯(lián)系在一起。

可以說(shuō),這種和祖國命運同悲同喜的感覺(jué)充斥在我在國外的日常生活中。作為中國人,不論身在何處,一直心系祖國,關(guān)注祖國方方面面的發(fā)展,也希望能有機會(huì )為國家發(fā)展貢獻力量。2008年,恰巧有這樣的機會(huì ),我沒(méi)有猶豫,就回到了國內。

人民政協(xié)報:如今十幾年已過(guò),您怎么看待自己曾經(jīng)的選擇?

陳松蹊:這是一個(gè)“完全正確”的選擇!在國外,我的生活確實(shí)看起來(lái)舒適安逸,拿到終身教授的職位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培養學(xué)生、上課,做做自己感興趣的科研,一直到退休的生活,完全可以預測。正所謂“人各有志”,能夠真正參與到國家發(fā)展中才是我向往的生活。而正是這樣的參與,讓我覺(jué)得人生舞臺很大。

人民政協(xié)報:您的理想在回國后實(shí)現了嗎?

陳松蹊:實(shí)現啦。我們國家“講求集中力量辦大事”,可以開(kāi)展多領(lǐng)域結合的“大科研”項目,攻克世界級難題,填補相關(guān)研究領(lǐng)域空白。從我自身所從事的統計學(xué)研究來(lái)看,可以將數學(xué)和統計學(xué)方法,應用于大氣系統建模與預測、科研數據集生成、二氧化氮計算、氣候變化等工作中,且可以通過(guò)對大氣環(huán)境的研究,延伸解決很多國計民生問(wèn)題??傊?,祖國為我們搭建了廣闊的舞臺。我置身其中,雖然還會(huì )有各種挑戰,需要忘我付出,但成就感也是巨大的。

人民政協(xié)報:基于您的實(shí)踐來(lái)看,十余年來(lái),我們國家在前沿科技創(chuàng )新及人才培養等工作上有哪些變化?

陳松蹊:變化很大,更確切地說(shuō),是進(jìn)步很大。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高度重視。十余年來(lái),國家對人才培養、前沿科技的重視有目共睹,促使科研環(huán)境也在不斷優(yōu)化。以考核標準為例,當前在人才引進(jìn)過(guò)程中,除了審核文章發(fā)表質(zhì)量及數量外,還會(huì )逐步用國際標準來(lái)考核評價(jià)教師,具體比如,在我這里,會(huì )基于來(lái)自世界的同行的評議結果,更客觀(guān)和全面地評定人才。同時(shí),科研單位也專(zhuān)門(mén)設置了秘書(shū)崗位,以讓年輕教師擺脫瑣碎的日常事務(wù)裹挾。凡此種種,都體現出我國在科研環(huán)境創(chuàng )設方面的進(jìn)步。

要讓學(xué)生成為學(xué)科交叉的聯(lián)結者、受益者

人民政協(xié)報:此次回信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特別提到交叉學(xué)科建設。黨的二十大報告中也曾特別指出,加強基礎學(xué)科、新興學(xué)科、交叉學(xué)科建設。您作為“數學(xué)+”“統計+”的科學(xué)家,怎樣看待我國的交叉學(xué)科建設?

陳松蹊:在我看來(lái),思考交叉學(xué)科建設問(wèn)題應基于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綜合視角。特別是對于理科的交叉學(xué)科建設問(wèn)題而言,因為其“交叉”大多是為了解決現實(shí)社會(huì )發(fā)展的某一問(wèn)題。在這一背景下,基礎研究很重要,我們需要發(fā)揮好理論指導作用,但同時(shí)又不能僅依靠基礎研究,閉門(mén)式地開(kāi)展科研。而要促使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結合,圍繞實(shí)踐中的真實(shí)情景,升華成理論性的結論,再去指導應用研究。

基礎研究非常重要,但也要避免過(guò)度研究。有一些研究命題,即使不計成本地無(wú)限深究,可能也很難再有突破,甚至還會(huì )對科研生態(tài)產(chǎn)生負面影響,也就是我們俗稱(chēng)的“內卷”,造成很多科研工作者為了寫(xiě)文章而去寫(xiě)文章的問(wèn)題,往往就忽視了現實(shí)生活中的真問(wèn)題。

在我看來(lái),提倡交叉學(xué)科建設,就是關(guān)注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結合,讓兩種研究真正地以問(wèn)題為聯(lián)結、為驅動(dòng),自然而然地有機結合起來(lái)以推動(dòng)社會(huì )各領(lǐng)域高質(zhì)量發(fā)展。

總之,就是基礎研究也要面向應用,從實(shí)踐中發(fā)現問(wèn)題、凝練界定命題,開(kāi)展研究,也讓研究在實(shí)踐中檢驗。以此形成良性循環(huán)。

人民政協(xié)報:在前沿創(chuàng )新領(lǐng)域開(kāi)展交叉學(xué)科建設問(wèn)題上,您有哪些好的經(jīng)驗?基于您的國際視野來(lái)看,我們有哪些工作待完善?

陳松蹊:在我看來(lái),最好的交叉學(xué)科建設一定是體現在學(xué)生培養上。直白地說(shuō),國外在這方面有些好的經(jīng)驗值得我們學(xué)習。學(xué)生們會(huì )通過(guò)基礎課程及聯(lián)合導師選擇的方式,基于自己的科研主題開(kāi)展“交叉”。既保證了學(xué)生的基礎學(xué)力,又滿(mǎn)足了提升學(xué)生綜合發(fā)展需要。

我們現有的行政體制確實(shí)會(huì )比較限制交叉學(xué)科的發(fā)展,主要體現在人事制度上。首先,教師的人事編制過(guò)于僵化,教師的人事關(guān)系只能保留在一個(gè)學(xué)院,在工資待遇、績(jì)效考核、教研學(xué)習、教授會(huì )投票等方面都無(wú)法實(shí)現“交叉”。我們要有靈活的人事制度鼓勵教師跨學(xué)院任職。同時(shí),學(xué)生的指導模式也比較單一,現在大多數學(xué)生只能有一位指導教師,難以真正開(kāi)展交叉研究。需要將學(xué)生作為交叉學(xué)科的實(shí)際關(guān)聯(lián)者,匯集多學(xué)科教師的研究成果、教學(xué)智慧。而且不同學(xué)科背景的同學(xué)之間也要有相互交叉的機會(huì ),以形成特殊的交叉學(xué)術(shù)生態(tài)。最后,學(xué)科資源分配不均,導致學(xué)科交叉共建過(guò)程中,各學(xué)院均會(huì )優(yōu)先保障自身的學(xué)科資源建設和人才引進(jìn)。非主建學(xué)科往往會(huì )被置于選擇末端,難以分配到資源和人才。


全國政協(xié)委員、良渚實(shí)驗室常務(wù)副主任歐陽(yáng)宏偉:

做科研要直面有意義的問(wèn)題

歐陽(yáng)宏偉:全國政協(xié)委員、農工黨浙江省委會(huì )副主委,良渚實(shí)驗室常務(wù)副主任。美國醫學(xué)與生物工程院會(huì )士(中國籍)。2003年,在新加坡獲博士學(xué)位并擔任臨床科學(xué)家;2005年回國,任浙江大學(xué)醫學(xué)院教授。他率先開(kāi)展臨床關(guān)節軟骨組織工程與再生治療,開(kāi)拓中國蠶絲材料成為醫用材料。

“我想我的感受和大多數回國的學(xué)者感受都是類(lèi)似的。在國內可以盡情揮灑才華,英雄更有用武之地?!闭劶?0年前毅然決定回國任教的這份選擇,全國政協(xié)委員、良渚實(shí)驗室常務(wù)副主任歐陽(yáng)宏偉仍然熱切,“這是萬(wàn)分正確的選擇,我也是幸運的?!?/p>

34歲回國,20載時(shí)光,歐陽(yáng)宏偉先后牽頭創(chuàng )建了干細胞和再生醫學(xué)博士點(diǎn)、運動(dòng)醫學(xué)博士點(diǎn)、生物醫學(xué)本科專(zhuān)業(yè)、數字健康碩士項目、浙江大學(xué)愛(ài)丁堡大學(xué)聯(lián)合學(xué)院等系列專(zhuān)業(yè)和學(xué)院。

“回國的選擇,讓我獲得了在國外無(wú)法想象的舞臺空間?!睔W陽(yáng)宏偉感慨。

“政府和社會(huì )如今都非常重視科研工作、重視對科研人才的培養。最直接的就是研究條件、硬件設備都有了很明顯的升級改造。這也為我們的人才培養工作打下了堅實(shí)的基礎,研究群體水平的提升更是有目共睹的?!睔W陽(yáng)宏偉具體舉例介紹:“現在很多大學(xué)都設置了大學(xué)生科創(chuàng )項目,包括國家基金委也設立了本科生科研項目,這必將促使我國人才培養水平及規模更上一層樓?!?/p>

讀到習近平總書(shū)記此次對姚期智院士的回信,歐陽(yáng)宏偉也圍繞學(xué)科交叉及前沿創(chuàng )新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昂螢閷W(xué)科交叉,在我看來(lái)就是要志存高遠,直面有意義的重要問(wèn)題。這需要我們以‘真正有價(jià)值的科學(xué)問(wèn)題或現實(shí)問(wèn)題’為導向,開(kāi)展學(xué)科集成和交叉。而前沿創(chuàng )新往往都發(fā)生在不同研究領(lǐng)域的交界面,在我看來(lái),只有站在交界面上,才能碰觸到科研創(chuàng )新‘前沿’,因此某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推動(dòng)學(xué)科交叉就是促使我們做好前沿創(chuàng )新?!?/p>

2012年,歐陽(yáng)宏偉創(chuàng )建的國內第一個(gè)生物醫學(xué)本科專(zhuān)業(yè),稱(chēng)得上是一次在學(xué)科交叉領(lǐng)域的有力嘗試,“它會(huì )賦予學(xué)生生物學(xué)、生物信息學(xué)、基礎醫學(xué)、臨床醫學(xué)等復合學(xué)科的知識素養,并在教學(xué)過(guò)程中培養學(xué)生自學(xué)思辨的學(xué)者素養?!彪S后,歐陽(yáng)宏偉創(chuàng )辦了浙江大學(xué)愛(ài)丁堡大學(xué)聯(lián)合學(xué)院,并在這里探索建立了“中西融合、學(xué)科交叉”的新的教育教學(xué)模式。

在歐陽(yáng)宏偉看來(lái),我國在學(xué)科交叉及前沿創(chuàng )新領(lǐng)域挖掘出了很多好的經(jīng)驗,但同樣也有一些交叉“壁壘”須得到關(guān)注?!皩W(xué)科交叉的前提是開(kāi)展合作式科研,但現階段由于各種排名和業(yè)績(jì)考核只能在單一機構或單一學(xué)科下得到認證,這一機制一定程度上束縛了開(kāi)展合作的可能。與此同時(shí),各種‘帽子’評比,也消耗了學(xué)者大量的時(shí)間、精力,很難在問(wèn)題導向下開(kāi)展高質(zhì)量的學(xué)科交叉及團隊協(xié)作?!?/p>

“我認為,培養交叉學(xué)科人才最重要的就是問(wèn)題導向下的多學(xué)科教學(xué)及項目制訓練?!辈稍L(fǎng)中,歐陽(yáng)宏偉多次談及“問(wèn)題導向”及“項目制”二詞?!耙驗槿说囊惠呑佣际窃谧龈鞣N項目,訓練一個(gè)學(xué)生如何做項目,才能引導他們做好日后的工作。而多學(xué)科交叉更多是一種‘手段’,以引導學(xué)生運用不同學(xué)科的工具來(lái)解決具體問(wèn)題,高水平地做好項目?!?/p>

“再概括地說(shuō),解決問(wèn)題是目標,學(xué)科是手段工具,而學(xué)科交叉就是讓我們可以運用更多的工具來(lái)解決問(wèn)題?!苯⒃谶@一觀(guān)點(diǎn)上,歐陽(yáng)宏偉認為,培養學(xué)科交叉人才,就是培養學(xué)生熟練運用多學(xué)科手段來(lái)解決“問(wèn)題”的意識和能力?!斑@需要更多優(yōu)秀的科研型師資加入建設‘項目制科研導向的學(xué)科交叉人才培養’?!?nbsp;

記者 賀春蘭 朱英杰

編輯:位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