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熱點(diǎn)背后 政協(xié)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yè)>春秋>熱點(diǎn)背后

一位政協(xié)委員的運河情

2024年06月26日 09:23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17265d6b-fba7-4c66-8b3a-aab07f9127c4

出土文物中有“國清”字樣的瓷器。新華社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獲準列入世界遺產(chǎn)名錄。在大運河申遺前后的工作中,全國政協(xié)進(jìn)行了大量調研、提案和協(xié)商議政活動(dòng)。

如今,在大運河申遺成功10周年之際,我們約請全國政協(xié)委員回憶他們在推動(dòng)大運河申遺,以及申遺成功后大運河文化帶、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等工作中,所起到的積極推動(dòng)作用。

在馬不停蹄的長(cháng)江考察途中,十三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南京大學(xué)文化與自然遺產(chǎn)研究所所長(cháng)賀云翱接受了本報記者采訪(fǎng)。他告訴記者,6月21日考察結束,就得立即從武漢趕往江蘇省常州市,參加22日大運河申遺成功10周年的慶?;顒?dòng),并在現場(chǎng)作《考古視角下的大運河文化》的演講。

賀云翱有個(gè)習慣,每次參與大運河調研和進(jìn)行相關(guān)考古工作,都會(huì )寫(xiě)日記。因此,聊起與大運河的故事,賀云翱如數家珍……

與大運河的緣分

我與大運河結緣,大概開(kāi)始于1985年到1986年主持的社科類(lèi)學(xué)術(shù)雜志《東南文化》的編輯工作。后來(lái)對洪澤湖大堤和泗州城遺址的考古,為大運河申報世界遺產(chǎn)提供了工作支持。

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在研究我國東南文化時(shí),我注意上了大運河,也查過(guò)好多資料,認識到不管是隋唐大運河,還是京杭大運河,都對我國東南區域城市的發(fā)展發(fā)揮過(guò)重大作用。

于是我在《東南文化》上組織了專(zhuān)門(mén)的稿件講大運河文化,雜志社還發(fā)起了大運河文化的討論會(huì ),這算是我對大運河文化關(guān)注的開(kāi)始。

隋唐大運河的重要工程位于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連接黃河與淮河,隋唐時(shí)期叫通濟渠,后來(lái)也叫汴河。在通濟渠與淮河的接口處,有一座城市叫泗州城,清代康熙年間被洪水淹沒(méi)而埋到地下去了。2004年3月到8月,我負責了古代泗州城的考古勘探。

經(jīng)過(guò)五六個(gè)月的考古勘探工作,發(fā)現了埋藏在地下的城址以及城墻、道路、城門(mén)等遺跡,還有一些主要建筑區的所在,應該說(shuō)有所收獲。

后來(lái)我們還應淮安市的邀請,開(kāi)展了洪澤湖大堤的考古工作,在大運河申報世界遺產(chǎn)時(shí),它被納入到申遺項目里去了。

在做這兩個(gè)考古項目的時(shí)候,我也再次查了很多與大運河相關(guān)的資料,可以說(shuō)我對大運河文化的考古研究,是從那段時(shí)間開(kāi)始的。

2008年,江蘇省文物局給了我一個(gè)課題,開(kāi)展大運河江蘇段世界遺產(chǎn)資源的調查。我帶領(lǐng)南京大學(xué)文化與自然遺產(chǎn)研究所的專(zhuān)業(yè)人員一起,從徐州一直到蘇州進(jìn)行調研。因為做過(guò)泗州城和洪澤湖大堤的考古調查,積累了一些經(jīng)驗,所以這次調研也是為大運河申報世界遺產(chǎn)做了一些基礎工作。

這次調研之后,2010年,我的兩位研究生到揚州大運河聯(lián)合申遺辦參與實(shí)踐工作,這期間他們遇到問(wèn)題經(jīng)常給我打電話(huà),也會(huì )把我的一些想法帶到申遺工作中去。

大運河除物質(zhì)遺產(chǎn)外,沿線(xiàn)還有很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大運河申遺的時(shí)候,沒(méi)有談到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申遺時(shí)申報的所有遺產(chǎn)形態(tài)也都是物質(zhì)性的文化遺產(chǎn)。雖然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沒(méi)有納入申報項目,我還是提出過(guò)建議,希望大運河在申報世界遺產(chǎn)時(shí),也能夠加強對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

2014年大運河申遺成功之后,我們研究所每年都會(huì )承擔相應課題,參與一些運河專(zhuān)題博物館建設,以及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相關(guān)保護規劃的制定。

深度參與大運河研究工作

我對大運河特別是江蘇段的世界遺產(chǎn)保護問(wèn)題研究工作,從2017年開(kāi)始,一直到今天都沒(méi)有間斷過(guò)。這期間每年都會(huì )做大量調研,先后形成了10份以上的調研報告,提出了各種建議,也發(fā)表了諸多學(xué)術(shù)文章。

申遺成功之后,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方式和要求等,受到了黨中央的高度重視。2017年7月初,江蘇省安排了“江蘇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的課題,江蘇省社會(huì )科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把這個(gè)課題交給了我們研究所。

我本人比較深度地參與到大運河文化的保護利用活動(dòng)中,就是從這時(shí)開(kāi)始的。我們比較多地開(kāi)展了江蘇省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決策咨詢(xún)調研。

這次調研進(jìn)行了將近一個(gè)月,我帶領(lǐng)一個(gè)小團隊從山東出發(fā),進(jìn)入江蘇,一直跑到浙江境內。雖然我們是以江蘇境內的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為主要考察對象,為了做比較,對相鄰的山東、浙江兩省大運河也都做了調研。

通過(guò)對比調研,我看到了大運河沿線(xiàn)世界遺產(chǎn)點(diǎn)的保護現狀,也發(fā)現了存在的一些問(wèn)題,對此提出了工作建議,形成了調研的決策咨詢(xún)報告。這份報告在當時(shí)發(fā)揮了很好的作用,其中很多建議在此后大運河文化帶江蘇段的建設中被采納。

重要的考古發(fā)現

作為一名全國政協(xié)委員,如果對提案對象沒(méi)有深刻了解,很難總結提出高質(zhì)量的提案。2018年我成為全國政協(xié)委員后,除不斷做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保護、利用方面的決策咨詢(xún)課題調研外,又一次開(kāi)始了大運河的考古。

2018年,我成為全國政協(xié)委員,當年的全國兩會(huì )上,我提交了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相關(guān)提案。

十三屆全國政協(xié)期間,每年全國兩會(huì )我基本上都會(huì )提交涉及到大運河相關(guān)問(wèn)題的提案,也積極參與全國政協(xié)相關(guān)調研和雙周協(xié)商座談會(huì )等活動(dòng)。

除調研外,考古的本職工作也不間斷。我先后做了包括大運河古邗溝段,以及大運河重要支流通揚運河等4項考古工作。還推動(dòng)了包括南通如東唐宋國清寺遺址公園、通揚運河博物館在內的大運河沿線(xiàn)文博場(chǎng)館建設。

期間,有不少重要的考古發(fā)現。比如發(fā)現了漢代射陽(yáng)城遺址。它位于大運河最古老的一段,即古邗溝的中部地區今寶應縣射陽(yáng)湖鎮境內。這座古城與一個(gè)著(zhù)名的歷史人物有關(guān),他就是在鴻門(mén)宴上救了劉邦的項伯,西漢政權建立之后,劉邦為了感謝他,賜劉姓,名劉纏,封為射陽(yáng)侯,射陽(yáng)城就是他的侯國封地。同時(shí),我和南大考古團隊在寶應古縣城中心區開(kāi)展了運河遺產(chǎn)調查和考古勘探工作,發(fā)現了唐宋時(shí)期的大運河河道遺跡和當時(shí)的瓷器標本。我們還在南通市如東縣隋唐“掘溝”運河頂端的古代掘港發(fā)現了唐宋時(shí)期的國清寺遺址,其確定了大運河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關(guān)系。

我在2018年曾提出建議,希望海上絲綢之路文化帶和大運河文化帶協(xié)同發(fā)展。大運河除是世界遺產(chǎn)外,還曾和絲綢之路發(fā)生過(guò)關(guān)聯(lián)——大運河文化帶的南端為寧波,是重要的海上絲綢之路城市。

2015年,我們在如東縣開(kāi)展考古工作,找尋國清寺遺址,后來(lái)當然非常幸運地找到了,并且在國家和省文物局及如東縣委的支持下,從2018年到2020年,進(jìn)行了3年發(fā)掘工作,發(fā)現了國清寺遺址的建筑遺存,也發(fā)現了很多的陶瓷器物等,確認了這個(gè)重要遺址的存在。

因為與當年的日本遣唐使有關(guān),國清寺遺址的發(fā)現也引起了日、韓兩國學(xué)者的注意,我后來(lái)還應邀去日本和韓國的大學(xué)作報告??梢哉f(shuō),當年這項與大運河及海上絲綢之路相關(guān)的考古發(fā)現產(chǎn)生了一定國際影響。后來(lái)我又帶領(lǐng)團隊對遺址進(jìn)行保護,也推動(dòng)它的遺址公園和博物館建設?,F在,掘港國清寺遺址公園已經(jīng)向社會(huì )開(kāi)放。

從考古發(fā)現到考古發(fā)掘,再到考古遺址公園及博物館建設,我還推動(dòng)了國清寺遺址參與海上絲綢之路申報世界遺產(chǎn)。一切都很順利,現在它已經(jīng)進(jìn)入了海上絲綢之路申遺的遺址點(diǎn)。

這是一次很成功的考古發(fā)現。據當地人講,現在到如東旅游的人,基本上都要到國清寺遺址公園看一看。從實(shí)地考古到提出提案,到最終參與建設遺址公園,讓我覺(jué)得很自豪。

這里還得提一個(gè)插曲。當年去做考古發(fā)掘的時(shí)候,國清寺遺址所在的這塊土地已經(jīng)賣(mài)給了一個(gè)房地產(chǎn)開(kāi)發(fā)公司。我們在如東縣委、縣政府的支持下,把它給“搶”了回來(lái),并完成了搶救性考古發(fā)掘。這期間跟開(kāi)發(fā)單位也進(jìn)行了很多艱苦的交涉,可以說(shuō)是非常不容易。

2018年,我們又順著(zhù)通揚運河一路到了如皋市,非常順利地在如皋市境內發(fā)現一段古運河即隋唐“掘溝”遺址和位于“掘溝”遺址旁的徐家橋遺址。經(jīng)過(guò)考古發(fā)掘,證明這兩處遺存都是隋唐時(shí)代的,正是唐開(kāi)成四年即公元839年日本入唐高僧圓仁所在的日本遣唐使團去揚州及長(cháng)安所行走過(guò)的運河河道,也就是隋煬帝時(shí)期開(kāi)挖的“掘溝”運河遺跡。這兩處遺址是南通“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歷史遺跡。

接著(zhù)我們又在徐家橋遺址的附近,也就是現在如皋市市中心的古城區進(jìn)行考古,又發(fā)現了唐代的水井唐代的瓷器,這些文化遺存也得到了很好的保護。

我立即提出希望建立通揚運河博物館,被如皋市委、市政府所采納,現在博物館正在建設中。除如東國清寺遺址公園之外,南通也在推動(dòng)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建設項目,已經(jīng)建起館舍,開(kāi)展布展。

古邗溝上的漢代射陽(yáng)城遺址、唐宋運河遺跡、通揚運河上的國清寺遺址、徐家橋和“掘溝”遺址、唐代如皋鎮建筑遺跡等的考古發(fā)現,我想要從文化遺產(chǎn)的發(fā)掘、保護、傳承、利用這些角度來(lái)做工作,而不是單純寫(xiě)一篇學(xué)術(shù)文章或者出一個(gè)學(xué)術(shù)成果,這是我作為全國政協(xié)委員的工作思路,也是我們的前人、歷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參與大運河申遺的專(zhuān)家們的工作思路。與單純做考古學(xué)研究或者遺產(chǎn)研究的學(xué)者相比,稍有不同的是,站在全國政協(xié)委員的角度,把大運河的優(yōu)秀文化發(fā)掘出來(lái)、展現出來(lái),同時(shí)保護好、弘揚好,是我的工作目標。

有成就感的議政建言

在履職過(guò)程中,我積極參與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保護、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調研,想通過(guò)這些活動(dòng)更進(jìn)一步地來(lái)認識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的特點(diǎn)、內涵和價(jià)值,從而思考怎么能夠更加有效地保護和利用。

“無(wú)調研、不提案”,調研和考古工作,都是我為了實(shí)現提案中的目標而做出的努力。

除了全國政協(xié)組織的調研活動(dòng)外,我一直堅持自主調研,也通過(guò)大運河的考古工作獲得一些親身體驗,從而更好地為大運河的保護傳承利用建言獻策。

有幾個(gè)建議值得一敘。比如我提出江蘇省的大運河不是一條線(xiàn),而是一張網(wǎng);還先后提出把泰州、南通、鹽城、連云港、南京等城市列入大運河文化帶等,這些建議都被江蘇省委、省政府采納。

通過(guò)調研獲得真實(shí)的認識,再把它變成決策咨詢(xún)的提案建議,然后進(jìn)入到政府決策中,這些工作都是比較有實(shí)效的。我不僅做了,而且做了之后被政府采納,落到了實(shí)處,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2018、 2019年,全國政協(xié)關(guān)于大運河的調研來(lái)到河北、天津和山東的北部地區,我看到很多大運河河道里都沒(méi)有水,有的放牛放羊,河床上都是羊屎蛋,當時(shí)心里特別難受。這跟我在江蘇調研時(shí)看到的景象完全不一樣!

江蘇境內的大運河上是船來(lái)船往,運河與兩岸城鄉發(fā)展、人民生活、經(jīng)濟建設和生態(tài)文明高度交融在一起。江蘇做過(guò)統計,大運河江蘇段從南到北,每年能夠達到近10條高速公路的運輸量。水運不僅能夠節省大量的土地、燃料,還實(shí)現了人民的生活供水和農田灌溉,同時(shí)助力減少碳排放,促進(jìn)生態(tài)文明建設。

所以,在看到大運河部分河道干枯時(shí),我和調研組的其他委員提出建議,希望通過(guò)水利工程建設更好地復活大運河,實(shí)現大運河全線(xiàn)特別是山東以北到北京的河道里有水。對此,我印象很深。

如果大運河被復活了,解決的不僅僅是運輸問(wèn)題,對于解決華北地下水開(kāi)采帶來(lái)的一系列問(wèn)題,包括沿線(xiàn)生態(tài)環(huán)境、空氣濕度、沙塵暴治理等,都能起到很多積極作用。

調研中有水利部的同志隨行,在聽(tīng)到委員們的建議后表示,南水北調東線(xiàn)一期工程可以借用古運河河道進(jìn)行輸水。很快,在得知北京、天津、河北枯水的大運河河道有水后,我們還進(jìn)行了原地回訪(fǎng)調研??吹饺嗣袢罕娔樕涎笠缰?zhù)抑制不住的笑容,說(shuō)明全國政協(xié)在調研中提出的建議得到了很好落實(shí),我感到政協(xié)工作卓有成效。

對大運河未來(lái)的展望

在調研中,我們針對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的保護、博物館建設,以及大運河沿線(xiàn)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等方面,發(fā)現問(wèn)題、提出建議。我把建議寫(xiě)進(jìn)調研報告里,有的形成了提案,這些提案后來(lái)也得到了文化和旅游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部委的積極回復。

2022年4月28日,京杭大運河實(shí)現百年來(lái)首次全線(xiàn)通水,我們當時(shí)所提出的建議設想被進(jìn)一步實(shí)現。

整個(gè)大運河海拔最高的地方在山東濟寧南旺分水樞紐,曾經(jīng)我們去調研的時(shí)候它也是只剩下河道的狀態(tài)。大運河全線(xiàn)通水后我又去看過(guò),南旺原來(lái)的河道繼續以遺址的狀態(tài)保存,從旁邊又開(kāi)挖了新的河道,解決了海拔差的問(wèn)題,幫助實(shí)現大運河全線(xiàn)通水。

其實(shí)大運河河道從古至今都是在不斷改動(dòng)和調整中,南旺讓我看到了不僅是京杭大運河,包括隋唐大運河重新開(kāi)通的希望,為了這個(gè)目標,我們是可以對河道稍做一些線(xiàn)路改動(dòng)的。應該說(shuō),我國淮河以北區域的水上運輸非常落后,值得引起有關(guān)部門(mén)注意。

我曾經(jīng)和學(xué)生們對中國大地的水上運輸線(xiàn)路做過(guò)研究,發(fā)現中國水運最發(fā)達的幾個(gè)地方,一個(gè)是沿海,一個(gè)是長(cháng)江流域,一個(gè)是珠江流域;最薄弱的是華北和中原一帶,恰恰就在古代的隋唐大運河和京杭大運河線(xiàn)路上,這些區域的水上運輸幾乎是空白。我感到很遺憾。因為所有的水運發(fā)達地區都是當前中國經(jīng)濟最活躍的區域,比如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區域、珠三角地區、沿海地區等,水上運輸對于城市經(jīng)濟的支撐和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作用,必須引起高度的重視。

如果全國政協(xié)能夠繼續通過(guò)調研創(chuàng )造條件,推動(dòng)國家有關(guān)部門(mén)來(lái)恢復隋唐大運河和京杭大運河上的水運線(xiàn)路,填補目前中原地區和華北地區水上運輸幾乎是空白的狀態(tài)。我想,會(huì )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近日在考察長(cháng)江時(shí)了解到,三峽工程除最主要的防洪功能外,還有發(fā)電、供水、生態(tài)、文旅、城市發(fā)展等功能。今天來(lái)看,它不僅實(shí)現了主要設計功能,還帶動(dòng)了區域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解決了三峽庫區的脫貧問(wèn)題。三峽庫區的庫頭在湖北宜昌,庫尾在重慶江津,三峽工程的建設讓重慶發(fā)展成為直轄市,帶動(dòng)整個(gè)西南地區的經(jīng)濟發(fā)展;也讓宜昌發(fā)展成為湖北省第二大城市,庫區整體的現代化發(fā)展也達到了較高程度。此外,工作人員還講到庫區泥沙量大幅減少,整個(gè)生態(tài)環(huán)境得到改善;三峽大壩發(fā)電能力遠超原來(lái)設計,庫區的航運功能也大大提升,達到設計的10倍以上,現在馬上要開(kāi)通第二條航線(xiàn)。

從這里我就想到大運河的重新開(kāi)通,充分發(fā)揮航運功能,表面上看是為了水運,但是它會(huì )帶來(lái)沿線(xiàn)的城鄉建設、文化繁榮、農業(yè)發(fā)展、地下水位提升、生態(tài)改善等多方面的綜合價(jià)值。

以前人們認為鐵路公路運輸似乎是可以取代水路運輸的,但現在看來(lái)水運成本最低、運輸量最大、最生態(tài)環(huán)保也最安全,它還是保有獨特作用的。我認為,越是提倡生態(tài)文明建設,水路運輸的優(yōu)勢越大?,F在有些城市提出用水上巴士來(lái)解決城市交通問(wèn)題,說(shuō)明人們正在重新看待水上運輸,看待大運河的功能和價(jià)值,看待古代運河和中華文明的支撐關(guān)系,把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作為一項現代化事業(yè)。

現在大運河已經(jīng)初步實(shí)現全線(xiàn)有水,想要真正實(shí)現像古代大運河,或者像今天江浙地區的大運河同樣重要的運輸功能,應該是建設山東以北和安徽到河南段的大運河,這是需要有關(guān)部門(mén)著(zhù)重考慮的問(wèn)題。比如安徽現在正在搞“引江濟淮”工程,在合肥旁邊從長(cháng)江打通一條河道直通淮河,實(shí)際上它也是可以通航的。我們完全可以在這個(gè)基礎上繼續向北,讓河道穿向淮河以北地區一直到河南境內,把古代大運河的這條航線(xiàn)給打通。

這樣一來(lái),新時(shí)代的大運河就出現了。

現在大運河在山東濟寧以南是通航的,在之前的調研中,曾有人提出濟寧向北一直到北京這一段先通航,涉及到如何解決大運河穿過(guò)黃河的問(wèn)題。其實(shí)這是有案例的,在江蘇,大運河穿過(guò)淮安的淮河,有好幾條河道交叉,包括淮河入江水道、蘇北灌溉總渠等,被稱(chēng)為“水上立交”。如此看來(lái),大運河穿過(guò)黃河的問(wèn)題,在現代工程技術(shù)方面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鑒,完全能夠解決。同時(shí),這些航線(xiàn)打通后,能夠大大改善我國華北地區和中原地區目前水上運輸能力嚴重不足的局面,并且實(shí)現其他方面的綜合效能。

我還曾建議把大運河淮安-揚州段建設成為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國家級示范區。目前為止,淮揚運河文化遺產(chǎn)資源的保護傳承利用工作,可以說(shuō)是已經(jīng)形成了一定的經(jīng)驗,具備打造為國家級示范段的基礎條件。

為了實(shí)現大運河“保護、傳承、利用”這三個(gè)目標,還有大量的工作需要開(kāi)展,還需要進(jìn)行常年的調研,總結經(jīng)驗、發(fā)現不足,讓成功的經(jīng)驗能夠得以推廣,已經(jīng)取得成就的地方也能得到進(jìn)一步提升。我希望,今后全國政協(xié)在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面持續發(fā)力,也為長(cháng)城、長(cháng)征、黃河和長(cháng)江的幾個(gè)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充分發(fā)揮大運河的先行示范作用。

(十三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 賀云翱 口述 本報記者 李冰潔 采訪(fǎng)整理)

編輯:廖昕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