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熱點(diǎn)背后 政協(xié)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yè)>春秋>熱點(diǎn)背后

民國時(shí)期的“中央國術(shù)館”

2024年06月25日 09:53  |  作者:單補生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b9d94c89-98f2-453d-9cdc-2831ad9f0c22

▲ 第一屆“國術(shù)國考最優(yōu)等者”合影

民國時(shí)期的“中央國術(shù)館”從1928年到1948年的20年間,培養了一批專(zhuān)門(mén)人才,積累了豐富的理論著(zhù)作和實(shí)踐經(jīng)驗,并開(kāi)始了武術(shù)競技化、規則化、教材統一化的嘗試;同時(shí)通過(guò)對外交流,讓中國武術(shù)走向世界,對近代武術(shù)的發(fā)展、傳承和推廣產(chǎn)生了廣泛影響。

從“國術(shù)研究館”到“中央國術(shù)館”

清末民初,我國出現了一大批武術(shù)名家,他們在弘揚中國武術(shù)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但當時(shí)民間的武術(shù)存在著(zhù)“門(mén)戶(hù)之見(jiàn)”,在傳授上更是“傳內不傳外”,有著(zhù)極為嚴格的傳授規矩。與此同時(shí),為了強化士兵的身體素質(zhì)和白刃對抗技術(shù),民國軍隊的軍事教官經(jīng)常在訓練中傳授武術(shù)招式。如西北軍的馮玉祥在訓練士兵時(shí),就經(jīng)常讓士兵操練大刀。再如黃埔軍校成立后規定,“學(xué)生除平日練習實(shí)彈射擊以外,總要精研劈刺術(shù),以備與敵接近之時(shí),大展厥長(cháng)”。

1927年,退出軍界的西北軍將領(lǐng)張之江認為:要發(fā)展武術(shù),必須先把這些各門(mén)各派的武術(shù)設法融合起來(lái),這樣才不會(huì )引發(fā)門(mén)戶(hù)之爭。于是,他向南京國民政府提出成立“國術(shù)研究館”的建議。張之江向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申請備案,遭到拒絕。張之江又找到國民政府常務(wù)委員李烈鈞。李烈鈞表示支持,還提出“國術(shù)研究館”由國民政府直接領(lǐng)導。當時(shí),另一位民國將領(lǐng)、武術(shù)名家李景林正在上海設立武館招生收徒,張之江便請李景林擔任副館長(cháng),又召集了多名武術(shù)名家共同籌備建館工作。

1928年3月15日,“中央國術(shù)研究館”經(jīng)國民政府批準備案,于3月24日正式開(kāi)辦,館址位于南京韓家巷;發(fā)起人有于右任、李濟深、李烈鈞、馮玉祥、張之江、李景林等33人;館長(cháng)為張之江,副館長(cháng)為李景林。6月,研究館易名為“中央國術(shù)館”,隸屬南京國民政府,由財政部每月?lián)芙o經(jīng)費5000元使用。1929年,館址遷徙至南京西華門(mén)頭條巷6號。

該館于1929年進(jìn)行改組,設理事會(huì ),負責議定重大館務(wù)事項,由馮玉祥擔任理事長(cháng),并設參事會(huì ),聘請名人擔任參事,每季度召開(kāi)參事會(huì )議。改組后的“中央國術(shù)館”下設教務(wù)、編審、總務(wù)三處。其中,教務(wù)處負責教學(xué),培養師資;編審處負責編輯教學(xué)資料,審定教材,整理武術(shù)傳統項目;總務(wù)處負責行政后勤、財務(wù)、文書(shū)等工作。此外,“國術(shù)館系統”由“中央國術(shù)館、省和特別市國術(shù)分館及市、縣國術(shù)支館,區國術(shù)社,村、里國術(shù)分(支)社組成”,并聘請知名人士及武術(shù)專(zhuān)家為參事。

武術(shù)教學(xué)和理論建設并重

“中央國術(shù)館”成立后,聚集了一批知名武術(shù)家,開(kāi)展教學(xué)、輔導工作?!爸醒雵g(shù)館”除設有教授班、師范班、練習班(包括女子練習班)、青年班、少年班外,又于1932年在南京孝陵衛設立“中央國術(shù)館體育傳習所”?!皞髁曀闭猩揞~120名;入學(xué)資格為:(一)高級中學(xué)或專(zhuān)科學(xué)校畢業(yè)者;(二)體育專(zhuān)科學(xué)校畢業(yè)者;(三)專(zhuān)門(mén)軍事學(xué)校畢業(yè)者。不久,“傳習所”改稱(chēng)“中央國術(shù)館體育專(zhuān)科學(xué)?!?,至1936年又易名為“國立國術(shù)體育專(zhuān)科學(xué)?!?,學(xué)制三年,本著(zhù)“術(shù)德并重,文武兼修”的精神,課程分學(xué)科、術(shù)科兩類(lèi),“國術(shù)、體育、軍事三者并重”。到1945年8月,學(xué)校共畢業(yè)5屆學(xué)生500余人,被納入國民黨“中央各軍事學(xué)校畢業(yè)生”學(xué)籍登記范圍,畢業(yè)生中的大部分被分發(fā)于軍隊、軍校任“國術(shù)教官”??箲鹌陂g,許多在“國術(shù)館”學(xué)習過(guò)武術(shù)的學(xué)生,紛紛投身于戰場(chǎng),為保衛國家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中央國術(shù)館”組織編寫(xiě)了大量武術(shù)書(shū)刊和理論報道,對武術(shù)理論建設和技術(shù)傳播起到了推動(dòng)作用?!爸醒雵g(shù)館”出版刊物有《國術(shù)周刊》《中央國術(shù)旬刊》《國術(shù)統一月刊》等。為了進(jìn)一步把武術(shù)發(fā)揚光大,張之江又聯(lián)合武術(shù)界人士,將各門(mén)各派的武藝,在刊物上以圖文并茂的形式進(jìn)行解說(shuō)及拆解。出版的圖書(shū)有《國術(shù)手冊》《古今國術(shù)兵器圖考》《查拳圖說(shuō)》等。此外,中央國術(shù)館每舉重大活動(dòng),必出特刊以示紀念。

舉辦全國性國術(shù)考試

“中央國術(shù)館”成立之后,為“摒棄門(mén)戶(hù)之見(jiàn),任人唯賢”,仿前朝武舉考試和近代體育賽制,舉辦全國國術(shù)考試(簡(jiǎn)稱(chēng)“國考”),“以考評習武者技能學(xué)識、區別等次為目標,選拔各類(lèi)武術(shù)人才”。按照“國術(shù)考試條例”,應為每年一次國考,因種種原因,實(shí)際上僅于1928年和1933年組織了兩次“國術(shù)國考”。

1928年10月15日,聲勢浩大的第一屆“全國國術(shù)國考”在南京公共體育場(chǎng)舉行開(kāi)幕式,考試委員長(cháng)張之江,評判委員長(cháng)李烈鈞、馬良,國民政府代表李濟深、軍政部長(cháng)馮玉祥等國民黨軍政要人到場(chǎng)演講,還有許多個(gè)人和團體送來(lái)匾額、對聯(lián)以示祝賀。

“預試”為各地“國術(shù)館”選拔出的參賽者進(jìn)行武術(shù)套路表演,有拳術(shù)、長(cháng)兵、短兵(包括拳術(shù)、槍、棍、刀、劍),合格者200余人參加“正試”。

“正試”為“雙人對抗”,項目分為散打、摔跤、長(cháng)短兵、對劈刺等,采取單淘汰制,不分年齡和體重,用抽簽的方法來(lái)進(jìn)行配對比賽,每對選手三局兩勝,勝者進(jìn)入下場(chǎng)比賽。最后還有試卷題,考題有“中國國術(shù)起于何時(shí)?試舉所見(jiàn)”等。

此次“國考”于19日結束?!皣肌庇稍u判委員長(cháng)李烈鈞、馬良主持,評出應試員最優(yōu)等15名、優(yōu)等38名、中等82名、及格163名?!皣肌鼻叭皇谟琛皣俊薄皞b士”“武士”稱(chēng)號?!爸醒雵g(shù)館”理事長(cháng)馮玉祥為最優(yōu)等者頒發(fā)證書(shū)。

第二屆“國考”于1933年10月20日仍在南京公共體育場(chǎng)舉行,本屆“國考”較第一屆準備更為完善,其宣傳方法也別出心裁,動(dòng)用飛機散發(fā)傳單、汽車(chē)彩幅、電臺廣播等形式,并請航空署派飛機在開(kāi)幕式中進(jìn)行飛行表演。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及中央各部院代表200余人、全國“參考選手”四五百名、觀(guān)眾萬(wàn)余人出席了開(kāi)幕式?!皣肌鳖A試、正試和上屆基本相同,筆試題目為“國術(shù)怎樣可以普及全民?試言其詳”“直接比試與間接比試之關(guān)系如何?試詳言之”“國術(shù)內外家創(chuàng )自何人?試答之”“國術(shù)學(xué)與學(xué)國術(shù)如何分別?試申言之”等。第二屆“國考”于30日結束,最終評出:甲等34名,乙等39名,丙等91名,共164人次。因獎品種類(lèi)繁多,特依據甲乙丙等依次抽簽分發(fā)獎品。

讓中國武術(shù)走向世界

“中央國術(shù)館”成立后,為了讓世界了解中國武術(shù),曾多次組織人員到國內外進(jìn)行武術(shù)表演、交流。

最值得一提的是,1936年第11屆奧運會(huì )期間,國民政府派中華代表團參加,張之江率“國術(shù)隊”隨團前往表演、交流?!皣g(shù)隊”共7名隊員(男子4名——張文廣、溫敬銘、金石生、鄭懷賢;女子3名——傅淑云、劉玉華、翟漣源),其中張文廣、溫敬銘、傅淑云、劉玉華4人為“中央國術(shù)館”選送。奧運會(huì )開(kāi)幕前,“國術(shù)隊”就已開(kāi)始了表演,向世界展示中國武術(shù)的魅力。7月25日他們應邀參加萬(wàn)國音樂(lè )會(huì ),在臺上進(jìn)行了10多分鐘的表演。首先是金石生演示拳法,繼以刀、槍、劍、叉等兵器進(jìn)行單、雙表演,尤以劉玉華與冠運興的單刀對槍?zhuān)凳缭婆c劉玉華之對拳,還有鄭懷賢的飛叉,令觀(guān)者目眩神奪。30日,“國術(shù)隊”除表演武術(shù),還由翟漣源表演踢毽子,讓觀(guān)者發(fā)出陣陣喝彩。8月11日晚,“國術(shù)隊”在露天劇場(chǎng)表演,首先是太極操,次為各隊員的單拳對練,再次為器械飛叉表演,共分20節,歷時(shí)1小時(shí),博得3萬(wàn)余觀(guān)眾的熱烈掌聲。8月16日奧運會(huì )閉幕后,“國術(shù)隊”受邀到多個(gè)城市巡回表演。

“國術(shù)隊”的表演引起了武術(shù)愛(ài)好者的極大興趣,媒體紛紛稱(chēng)贊“中國武術(shù)功夫精湛卓絕,富有藝術(shù)性、舞蹈性,高超精妙,令人不可思議,它有一種難以寫(xiě)出的內在的旋律感”;奧運會(huì )攝影隊還為傅淑云、劉玉華、張文廣、溫敬銘等人的表演攝制了錄像片,作為資料保存下來(lái)。這次出訪(fǎng)極好地向世界宣傳了中國武術(shù),奧委會(huì )為此給國術(shù)隊和張之江頒發(fā)了獎?wù)?、紀念章。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fā)后,除四川等大后方“國術(shù)館”繼續活動(dòng)外,其他相繼停辦。9月,“中央國術(shù)館”和“國立國術(shù)體育專(zhuān)科學(xué)?!蹦线w,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師生克服重重困難,一路遷徙,一路堅持辦學(xué),曾組織培訓、巡回表演,并舉辦比賽??箲饎倮?,因南京校舍已毀于戰火,1946年10月,“國立國術(shù)體育師范專(zhuān)科學(xué)?!边w到天津復校開(kāi)課;1949年8月,與“河北省立女子師范學(xué)院體育系”合并,遂更名為“天津河北師范學(xué)院”?!爸醒雵g(shù)館”則于1946年遷回南京,在廖家巷張之江公館臨時(shí)辦公,繼為經(jīng)濟所迫,于1948年解散,退出了歷史舞臺。

(作者系北京民國史研究者)

編輯:廖昕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