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熱點(diǎn)背后 政協(xié)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yè)>春秋>聚焦

人民政協(xié)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由來(lái)

2024年06月24日 10:02  |  作者:胡鵬飛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3fec8296-9126-43e0-b910-c0ce9d34ef94

▲1954年12月,周恩來(lái)在政協(xié)第二屆全國委員會(huì )第一次全體會(huì )議上作政治報告。

4d28d066-5230-419e-bda2-f02013584670

▲1950年6月,周恩來(lái)和劉少奇在全國政協(xié)會(huì )議上。

83be3159-fa6b-4623-b607-d6a7008f884e

1951年6月3日出版的《學(xué)習》雜志第四卷第四期“理論教育動(dòng)態(tài)”欄目,專(zhuān)門(mén)介紹了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成立一年來(lái)取得的成效。

afa0d7ac-e85e-4f3b-9e87-5831107f2eec

▲1950年6月18日,《人民日報》第一版刊載的《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暫行辦法》。

重視學(xué)習、崇尚學(xué)習,是人民政協(xié)的優(yōu)良傳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毛澤東、周恩來(lái)等老一輩革命家的積極倡導和身體力行下,學(xué)習成為人民政協(xié)的重要任務(wù)和重要基礎性工作之一。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是人民政協(xié)在上個(gè)世紀50年代創(chuàng )立的一種學(xué)習組織形式,在提高民主黨派和無(wú)黨派人士理論政策水平、廣泛凝聚智慧建設新中國等方面,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新形勢下的新任務(wù)

第一次全國統戰工作會(huì )議和周恩來(lái)等的講話(huà)報告,都將學(xué)習、特別是學(xué)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增進(jìn)團結與凝聚民主黨派智慧的重要手段,為建立人民政協(xié)學(xué)習座談會(huì )開(kāi)了先聲。

新中國的成立,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歷史的新紀元。我國進(jìn)入了由新民主主義有步驟地轉變到社會(huì )主義的過(guò)渡時(shí)期。

新的形勢和艱巨的任務(wù),要求我們黨進(jìn)一步更好地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建設新中國而奮斗。此時(shí),各民主黨派成員、無(wú)黨派人士和社會(huì )各界也都深切感到需要用新的觀(guān)點(diǎn)來(lái)認識問(wèn)題,使自己的思想跟上時(shí)代的發(fā)展,提高為人民服務(wù)的能力,因此迫切要求學(xué)習政治理論、時(shí)事政策,進(jìn)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

1950年3月16日,第一次全國統戰工作會(huì )議在北京召開(kāi)。這次會(huì )議的目的是進(jìn)一步明確統一戰線(xiàn)工作的方針和各方面統戰工作的基本政策,以同各民主黨派和無(wú)黨派人士長(cháng)期合作,努力建設新中國。

中央統戰部部長(cháng)李維漢作了《人民民主統一戰線(xiàn)的新形勢與新任務(wù)》的報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統一戰線(xiàn)的形勢和任務(wù),以及各方面統戰工作的基本政策,作了明確闡述。

李維漢在報告中說(shuō):“現在有許多黨外人士要求學(xué)習馬列主義理論和毛澤東思想,這是好現象。應積極幫助他們進(jìn)行這種學(xué)習,并有一部分干部同他們一起學(xué)習,為政治協(xié)商建立良好條件,為長(cháng)期合作建立思想基礎?!?/p>

中央統戰部副部長(cháng)徐冰在《關(guān)于民主黨派工作問(wèn)題的報告》中,講了黨派工作中的進(jìn)步分子團結問(wèn)題、各民主黨派地方組織的整頓、幫助民主黨派學(xué)習政治理論、研究解決民主黨派經(jīng)費問(wèn)題。其中提到的學(xué)習政治理論,就是幫助民主黨派學(xué)習毛澤東思想,進(jìn)行理論政治教育,使他們了解黨的政策,并做好對他們的各種安排,做到各行其是,各得其所。

周恩來(lái)對這次會(huì )議很重視,兩次到會(huì )講話(huà)。4月12日,他論述了黨在現階段統一戰線(xiàn)工作的方針政策。強調包括民主黨派在內,“只有注重學(xué)習,正確掌握政策,才可能順利地完成任務(wù)”。

13日,他又作了題為《發(fā)揮人民民主統一戰線(xiàn)積極作用的幾個(gè)問(wèn)題》的講話(huà),指出要把民主黨派組織起來(lái),這樣“便于他們學(xué)習,便于他們把各個(gè)階級的意見(jiàn)反映給我們”,“民主黨派的成員在我們的幫助和教育下,愿意同我們一道進(jìn)入社會(huì )主義,我們多了一批幫手,這不是很好嘛!”

第一次全國統戰工作會(huì )議和周恩來(lái)等的講話(huà)報告,都將學(xué)習、特別是學(xué)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增進(jìn)團結與凝聚民主黨派智慧的重要手段,為建立人民政協(xié)學(xué)習座談會(huì )開(kāi)了先聲。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成立

“我們學(xué)習理論的目的是要聯(lián)系實(shí)際,解決問(wèn)題。要防止學(xué)習上的教條主義和經(jīng)驗主義,最好的辦法就是進(jìn)行批評和自我批評,把理論和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span>

1950年3月14日,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第一次工作會(huì )議應各民主黨派的要求,決定成立高級學(xué)習組,吸收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huì )、政務(wù)院、各民主黨派(包括無(wú)黨派民主人士)和各人民團體在北京的高級人員,在自愿的原則下,學(xué)習馬克思主義理論。

4月27日,在各民主黨派總部發(fā)起和提議下,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決定成立學(xué)習座談會(huì ),并設立學(xué)習座談會(huì )干事會(huì )負責學(xué)習工作。當日,周恩來(lái)作了關(guān)于學(xué)習問(wèn)題的講話(huà),他說(shuō):“我們學(xué)習理論的目的是要聯(lián)系實(shí)際,解決問(wèn)題。要防止學(xué)習上的教條主義和經(jīng)驗主義,最好的辦法就是進(jìn)行批評和自我批評,把理論和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和什么實(shí)際結合呢?最好是和自己的實(shí)際來(lái)結合。自己的缺點(diǎn)和錯誤,只有經(jīng)過(guò)自己檢討以后,才能深刻地認識和改正;但在檢討時(shí),應該注意大問(wèn)題——路線(xiàn)、方針、政策等。要做到這一點(diǎn),就必須掌握馬列主義的武器。主要是自我學(xué)習、自我檢討,其次才是互相批評,這樣才能把學(xué)習搞得更生動(dòng)?!?/p>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主要學(xué)習思想方法論、社會(huì )發(fā)展簡(jiǎn)史、國家學(xué)說(shuō)和中國革命問(wèn)題等基本理論,還有涉及當時(shí)國家政治領(lǐng)域和經(jīng)濟領(lǐng)域的重大現實(shí)問(wèn)題。學(xué)習方式以自學(xué)為主,同時(shí)與小組討論和輔導報告相結合。學(xué)習方法提倡自由思考,互相幫助,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討論時(shí)自由發(fā)言,各抒己見(jiàn)。

6月14日,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副主席陳叔通在第一屆全國委員會(huì )第二次會(huì )議上作工作報告時(shí)指出,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自愿參加者“截至目前已達二百余人”,“已開(kāi)始思想方法論的學(xué)習,情況至為熱烈。方法分自習、大報告及小組討論,亦聽(tīng)各人自愿取舍,不加拘束”。

1951年6月3日出版的《學(xué)習》雜志(1949年9月15日在北京創(chuàng )刊,由中央宣傳部理論宣傳處編輯,1958年10月???,其發(fā)行量和社會(huì )影響,在當時(shí)同類(lèi)刊物中首屈一指)第四卷第四期“理論教育動(dòng)態(tài)”欄目,專(zhuān)門(mén)介紹了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成立一年來(lái)取得的成效。指出,“大家的學(xué)習情緒都很好”,“經(jīng)過(guò)一年來(lái)的學(xué)習,學(xué)習者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并且能夠聯(lián)系到當前所發(fā)生的一些實(shí)際問(wèn)題來(lái)進(jìn)行研究”,“逐漸養成了學(xué)習理論的習慣”??偟膩?lái)說(shuō),大家一致感覺(jué)到“開(kāi)卷有益、開(kāi)會(huì )有益、聽(tīng)報告有益”,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確實(shí)是“各民主黨派和無(wú)黨派人士學(xué)習理論較好的方式”。

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親自到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作報告

“政協(xié)全委會(huì )每周或每?jì)芍苡幸淮螌W(xué)習座談會(huì ),許多老先生都在學(xué)習”

除周恩來(lái)外,劉少奇、彭真等黨和國家領(lǐng)導同志也先后到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作報告。1951年,劉少奇兩次在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作講話(huà)或報告。

第一次是在5月13日,作關(guān)于學(xué)習馬克思主義、改造世界觀(guān)的講話(huà)。他指出:中國實(shí)行社會(huì )主義至少需要10年20年以后,中國的民族資產(chǎn)階級在現階段,是有它的進(jìn)步作用和革命作用的。如果目前即采取社會(huì )主義的步驟,對人民是無(wú)益的。傷害私人工業(yè)生產(chǎn)的積極性,無(wú)疑是破壞著(zhù)目前的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的。

第二次是在11月4日,作關(guān)于思想改造問(wèn)題的報告。他介紹了中國共產(chǎn)黨人進(jìn)行思想改造的經(jīng)驗,指出:思想改造,不只是對一般的人們需要,它首先對于共產(chǎn)黨人就是需要的。共產(chǎn)黨人不是只改別人,不改自己。共產(chǎn)黨人在過(guò)去長(cháng)時(shí)期內進(jìn)行了思想改造,在現在,仍然在進(jìn)行思想改造,在今后,還要進(jìn)行思想改造,直到完全改好為止。而這就是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人民取得革命勝利、并在今后還要取得勝利的根本原因和根本保障。

劉少奇在報告中還說(shuō),我們共產(chǎn)黨人,在最初的時(shí)候,在沒(méi)有加入共產(chǎn)黨以前,也和普通的中國人一樣,是有各種不同的從舊社會(huì )得來(lái)的錯誤的思想的。他以個(gè)人為例,介紹了自己在年幼時(shí),是隨著(zhù)母親求神拜佛的,在讀了孔孟之書(shū)以后,也深信中國的封建制度和封建道德是最好的東西。后來(lái)進(jìn)了所謂洋學(xué)堂,又深受達爾文學(xué)說(shuō)的影響,并深信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民主主義的學(xué)說(shuō)。直到五四運動(dòng)以后,他才接受了社會(huì )主義的影響。在當時(shí)接受馬克思主義并不是隨便接受的,而是經(jīng)過(guò)了研究、考慮,和無(wú)政府主義者辯論之后,認為它確實(shí)是真理,確能救中國,才確定接受的。以此來(lái)說(shuō)明若干共產(chǎn)黨人還在共產(chǎn)黨成立之前,就經(jīng)過(guò)了一系列的思想改造,之后才成為共產(chǎn)黨人的。

劉少奇的這篇報告,從共產(chǎn)黨人的視角向民主黨派介紹了思想改造的意義和進(jìn)行思想改造的態(tài)度方法,使參加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同志尤其是民主黨派人士受到很大觸動(dòng),取得了很好的反響。

1951年12月19日的《人民日報》刊載了上海商業(yè)儲蓄銀行總經(jīng)理資耀華的文章《工商業(yè)者要從實(shí)踐中進(jìn)行思想改造》。他說(shuō):“就我個(gè)人學(xué)習的經(jīng)驗來(lái)說(shuō),在解放之初,每天都從頭到尾用心閱讀報紙,見(jiàn)了馬列主義的書(shū)刊也是隨買(mǎi)隨讀。但不知結合實(shí)際,更談不到聯(lián)系自己?!薄白詮膮⒓恿巳嗣裾f(xié)全國委員會(huì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獲得了比較有次序、有步驟的自學(xué)和小組討論,才得到了不少啟發(fā),認識到學(xué)然后知不足?!薄耙仓挥性趯?shí)踐過(guò)程中學(xué)習,才能求得真正的自我改造?!瓐詻Q地為人民事業(yè)而奮斗?!?/p>

1952年4月24日,彭真在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上就“三反”“五反”作了發(fā)言。彭真的發(fā)言,強調“三反”“五反”是“全體人民對違反共同綱領(lǐng)分子的斗爭”,而不是當時(shí)某些人所說(shuō)的是“三個(gè)階級對一個(gè)階級的斗爭”的錯誤說(shuō)法。同時(shí)指出盡管運動(dòng)中出現一些偏差不可避免,但也不能因此就認為這些偏差是對的、可以不必糾正。這對于統一思想、打消工商界人士的疑慮,推動(dòng)“三反”“五反”運動(dòng)健康發(fā)展起到了積極作用。

毛澤東雖然沒(méi)有親自到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上作過(guò)報告,但是他很重視學(xué)習座談會(huì )對于民主人士思想改造的積極作用。建國初期,組織參與重大社會(huì )變革是人民政協(xié)提高民主人士思想政治覺(jué)悟的重要方式之一。1952年6月9日,時(shí)任政協(xié)第一屆全國委員會(huì )委員、中華全國總工會(huì )勞保部部長(cháng)的易禮容,就參加土改有關(guān)情況給毛澤東寫(xiě)信。10日,毛澤東即給易禮容復信,認為“參加土改有收獲,甚好”,還特別提到“政協(xié)全委會(huì )每周或每?jì)芍苡幸淮螌W(xué)習座談會(huì ),許多老先生都在學(xué)習”,建議易禮容也去參加。

可見(jiàn),在毛澤東看來(lái),這種坐下來(lái)學(xué)習的形式,加深了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對黨和國家路線(xiàn)、方針、政策的理解,對于提高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的自覺(jué)性大有益處。

制定學(xué)習座談會(huì )

暫行辦法

1954年12月,毛澤東邀請各民主黨派、無(wú)黨派民主人士座談?wù)f(xié)工作,把學(xué)習列為人民政協(xié)的五大任務(wù)之一。

1950年6月17日,人民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制定了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暫行辦法,共有七條:

一、 全國委員會(huì )基于各民主黨派的發(fā)起和提議,為適應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全國委員會(huì )、中央人民政府及政務(wù)院等五個(gè)方面高級人員的學(xué)習需要,組織學(xué)習座談會(huì )。

二、 上述各方面高級人員的參加,悉依自愿原則,其有不愿參加學(xué)習座談會(huì )而愿依據學(xué)習座談會(huì )計劃自學(xué)者,亦得享受各種必要的幫助。

三、 學(xué)習的內容為馬列主義理論和毛澤東思想。

四、 學(xué)習的項目及其程序暫定為:

1. 思想方法論;

2. 社會(huì )發(fā)展簡(jiǎn)史;

3. 國家學(xué)說(shuō);

4. 中國革命問(wèn)題。

學(xué)習思想方法論,以斯大林著(zhù)《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為基本學(xué)習材料,每二周舉行討論會(huì )一次,學(xué)習進(jìn)度根據實(shí)際情況決定,但以不超過(guò)八次為原則。

五、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進(jìn)行方式,以自學(xué)為主,以小組討論及報告會(huì )為輔。參加者依據學(xué)習材料及提綱進(jìn)行自學(xué),小組開(kāi)會(huì )時(shí)按照預定的題目進(jìn)行討論。為了幫助學(xué)習和解答問(wèn)題,由學(xué)習干事會(huì )邀請專(zhuān)家于適當時(shí)間作報告。參加小組會(huì )及報告會(huì ),亦均可自由選擇。

六、 學(xué)習方法,通過(guò)自由論辯,相互幫助,力求領(lǐng)會(huì )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真意,同時(shí)著(zhù)重聯(lián)系中國的歷史與現狀,以及參加者個(gè)人的經(jīng)驗與工作。

七、 學(xué)習座談會(huì )之工作機構為學(xué)習干事會(huì ),由學(xué)習座談會(huì )推選若干人組成之。

《暫行辦法》的制定,明確了學(xué)習的原則、內容、方式、方法和工作機構等,使學(xué)習座談會(huì )的組織開(kāi)展得到了進(jìn)一步規范。

1954年12月,毛澤東邀請各民主黨派、無(wú)黨派民主人士座談?wù)f(xié)工作,進(jìn)一步明確了政協(xié)的性質(zhì)和任務(wù),即“學(xué)習馬列主義”,強調“學(xué)習是自愿的,不能強制”,對于有的政協(xié)常委,“要提倡努力改造思想,三勤夾一懶”。正是在這次座談會(huì )上,毛澤東把學(xué)習列為人民政協(xié)的五大任務(wù)之一。同年全國政協(xié)二屆一次會(huì )議通過(guò)了第一部《政協(xié)章程》,學(xué)習工作作為各級政協(xié)的一項重要任務(wù)第一次寫(xiě)入章程總綱。

(作者系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研究員)

編輯:廖昕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