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資訊 港澳傳真 委員聲音 交流交往 港澳人物 圖說(shuō)港澳

首頁(yè)>港澳>資訊

營(yíng)商優(yōu)化再加分

——寫(xiě)在京港、滬港夕發(fā)朝至高鐵動(dòng)臥“首秀”之際

2024年06月18日 09:55  |  作者:施維雄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6月16日清晨,往來(lái)于北京、上海與香港之間的夕發(fā)朝至高鐵動(dòng)臥列車(chē),圓滿(mǎn)完成“首秀”抵達各自的終點(diǎn)站。至此,香港市民非常熟悉,但行程需花費1天時(shí)間的京港、滬港兩趟普速列車(chē),轉型升級為半天直達、更為舒適的高鐵動(dòng)臥,為旅客尤其是年長(cháng)人士創(chuàng )造了更加便捷、舒適的出行場(chǎng)景。

作為政協(xié)委員,本人長(cháng)期關(guān)注建設更高水平開(kāi)放型經(jīng)濟、深化內地與港澳合作等扎根于經(jīng)濟、最終實(shí)現全民共建共享的各項新變化。我認為,京港、滬港開(kāi)通夕發(fā)朝至高鐵動(dòng)臥,是內地與港澳進(jìn)入更深層次互動(dòng)融合的成果之一,更是內地致力打造一流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生動(dòng)“加分”案例。

作為香港市民,也是較早前往內地投身制造業(yè)的港商,我算是中國鐵路和民航的“老顧客”,對幾十年來(lái)內地往來(lái)香港的大交通演進(jìn)史印象深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內地與香港通了鐵路,但多年來(lái)客運往來(lái)頗為麻煩。以羅湖橋為界,雙方的客運列車(chē)只能以各自的口岸車(chē)站為終點(diǎn),乘客到達邊界后下車(chē)步行過(guò)境,再換乘對面的列車(chē)繼續旅途。

直至1979年,廣州與香港之間的直達列車(chē)開(kāi)行。那時(shí)“直通車(chē)”成為香港市民的熱詞,因為大家都希望往返內地,少花時(shí)間、少點(diǎn)折騰。我更記得,廣九(廣州至香港九龍)直通車(chē)一直是率先使用最先進(jìn)列車(chē)的“試驗田”。1995年有了時(shí)速160公里的中國準高速列車(chē),我曾為之驚嘆,“火車(chē)可以跑這么快”。再后來(lái),“直通車(chē)”還可以從香港開(kāi)往佛山、肇慶,珠三角多數城市實(shí)現互聯(lián)。

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香港更有了直達北京、上海的“直通車(chē)”,香港與祖國實(shí)現深度相擁。當然,俗稱(chēng)“過(guò)關(guān)”的出入境手續,雖經(jīng)歷多次改革,依舊各種不便。近年來(lái),通過(guò)部門(mén)深度合作和大數據支持,“一地兩檢”逐步推廣,相較當年,可謂變化翻天覆地。

正所謂一葉知秋、見(jiàn)微知著(zhù),國家的進(jìn)步和成就,處處可覓。

多年前,香港特區與內地之間的口岸試行“一地兩檢”,大家只是認為“比以前方便了一些而已”。然而,隨著(zhù)國家高鐵網(wǎng)絡(luò )延伸到香港特區西九龍站,再配合“一地兩檢”等措施,內地居民和香港市民的出入均等化和便利化、“用戶(hù)場(chǎng)景”的先進(jìn)性已翻天覆地。從西九龍站坐高鐵出發(fā),可通達內地70多座城市,不僅帶來(lái)旅游的便利,更為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的暢通高速互聯(lián)帶來(lái)了“化學(xué)反應”,這就是商機,就是營(yíng)商環(huán)境從量變改善到質(zhì)變革新的實(shí)證。

如今,京港、滬港夕發(fā)朝至高鐵動(dòng)臥問(wèn)世,除了能從香港去往北京、上海,還能逐一“掃描”和通達沿途重要城市。相較于以往坐飛機、坐日間高鐵前往京津冀、長(cháng)三角兩大都市圈,高鐵動(dòng)臥清晨到達目的地,立即可以開(kāi)展工作、學(xué)習、洽談、科研等任務(wù)。這比提前一天出發(fā),省了半個(gè)白天可用于做事,對分秒必爭的人士來(lái)說(shuō),營(yíng)商環(huán)境變革讓他們找到了全新的應用場(chǎng)景,新的機遇也自此迸發(fā)。

希望類(lèi)似的“好事”不斷發(fā)生,助力香港更好地融入祖國發(fā)展大局。

(作者施維雄系全國政協(xié)委員、香港籃球總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 


編輯:董雨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