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資訊 對話(huà) 評論 產(chǎn)業(yè) 星語(yǔ)

首頁(yè)>影視>評論

《山海傳奇》:上古神話(huà)中的英雄故事

2024年04月03日 11:03  |  作者:劉帆  |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作者:劉帆(西南大學(xué)文學(xué)院影視藝術(shù)系主任)

近日,動(dòng)畫(huà)片《山海傳奇》在央視綜合頻道(CCTV-1)開(kāi)播。這部作品以上古神話(huà)英雄禹為主角,通過(guò)青春活潑的敘事語(yǔ)態(tài)和恢宏浪漫的美學(xué)風(fēng)格,講述人物從少年英雄成長(cháng)為斗洪水、劃九州的傳奇人物的歷程。

翻開(kāi)中華文化長(cháng)卷,神話(huà)故事是其中浪漫靈動(dòng)的篇章??此铺祚R行空的講述,蘊含著(zhù)中華先民最初認識和想象世界的基本模型,是中華民族區別于世界其他民族的獨特表征。動(dòng)畫(huà)片《山海傳奇》以上古神話(huà)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靈感源泉,試圖通過(guò)禹的故事引發(fā)觀(guān)眾思考“我們是誰(shuí),我們從哪來(lái)、到何處去”等哲學(xué)問(wèn)題。為了啃下上古歷史創(chuàng )作這塊“硬骨頭”,創(chuàng )作者在動(dòng)畫(huà)創(chuàng )作之前進(jìn)行了兩年案頭工作,從《山海經(jīng)》《史記》《越絕書(shū)》《后漢書(shū)》等典籍中汲取歷史、地理、文化等相關(guān)素材,梳理出上古時(shí)空體系和人物譜系,并深入研究禹的身世經(jīng)歷、治水過(guò)程和方法等,構建一個(gè)真實(shí)的上古世界圖景,做到了故事有據可依,人物有文可考,雖虛構但不虛妄。通過(guò)清晰完整的故事線(xiàn)索和世界觀(guān)架構,觀(guān)眾深入了解禹的英雄事跡,以及他身上蘊藏的勤勞勇敢、熱愛(ài)和平、不屈不撓、自強不息等中華民族的優(yōu)良品德,并對上古時(shí)期的風(fēng)土人情、社會(huì )風(fēng)貌形成一定認知。

如何讓紙上的資料記載變成鮮活的視聽(tīng)影像,是《山海傳奇》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最具挑戰性的課題之一。創(chuàng )作者綜合運用多種藝術(shù)手法營(yíng)造神奇瑰麗的上古神話(huà)世界,并在此基礎上采取青春化、個(gè)體化的敘事視角,講述一個(gè)個(gè)具體而生動(dòng)的“人”的故事。禹的父親鯀為阻攔洪水、拯救人類(lèi)而偷盜“息壤”、遭到天譴,母親被洪水沖走。尚在襁褓中的禹被燭龍收養,生活在苦寒之地羽淵。隨著(zhù)禹一天天長(cháng)大,他對自己的身世越來(lái)越好奇,于是告別燭龍,踏上了關(guān)于“我是誰(shuí)”這個(gè)人生課題的探尋之旅。作品表現禹在成長(cháng)道路上不斷開(kāi)拓視野、廣交朋友、經(jīng)歷挫折、獲得成長(cháng)的歷程,讓神話(huà)中遙不可及的大英雄變得“接地氣”。同時(shí),食鐵獸阿咕等其他角色也各有特色,他們有時(shí)可愛(ài)得令人捧腹,有時(shí)又暴露出粗心、自負等小缺點(diǎn),更加貼近觀(guān)眾尤其是青少年群體的接受習慣和思維方式。

少年禹英俊富有朝氣,梼杌體格像老虎一樣健壯,沒(méi)有頭顱的刑天雙乳作眼、肚臍為嘴,還有對觀(guān)眾來(lái)說(shuō)有些生僻晦澀的名字“顓頊”“共工”也都性情各異、形象生動(dòng)……在人物塑造上,《山海傳奇》在忠實(shí)于神話(huà)人物的鮮明特征基礎上,創(chuàng )造出具有原創(chuàng )性的動(dòng)畫(huà)形象。作品也根據具體劇情和文化背景進(jìn)行場(chǎng)景設計,大到羽淵、一目國的呈現,小到衣服上的紋樣、器皿上的符號以及建筑的細節,都盡可能地貼近上古時(shí)期的特色,彰顯中國人獨特的審美取向,使觀(guān)眾更快速地融入動(dòng)畫(huà)片所建構的敘事情境。配樂(lè )方面也同樣出彩。尤其是片尾曲歌詞改編自屈原的《天問(wèn)》,以童聲合唱發(fā)出“遂古之初,誰(shuí)傳道之”的吶喊,與禹一路探索五方世界、一路挑戰命運可能性的精神相得益彰。

創(chuàng )作者在扎根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同時(shí),對典籍進(jìn)行跨媒介的二次編碼,借助細膩的人物塑造、生動(dòng)的藝術(shù)風(fēng)格和豐富的視聽(tīng)效果,將中國傳統美術(shù)手法與現代動(dòng)畫(huà)表現形式創(chuàng )新性地融為一體,助力老故事煥發(fā)出新的生機,激發(fā)了大眾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認同感。

編輯:位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