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yè) 資訊 博物志 市場(chǎng) 鑒賞 人物 古玩

首頁(yè)>收藏>資訊

張騫墓考古發(fā)掘故事

——從《增修漢博望侯張公墓道碑記》說(shuō)起

2024年03月21日 15:39  |  作者:李小東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1938年張騫墓發(fā)掘后,西北聯(lián)合大學(xué)在遺址旁設立了《增修漢博望侯張公墓道碑記》。發(fā)掘主持者徐旭生、何士驥等學(xué)者,在公開(kāi)刊文中將發(fā)掘張騫墓稱(chēng)作“整理”張騫墓。相較扎眼的“發(fā)掘墓葬”,“整理墓葬”似乎較容易為公眾所接受。

從“發(fā)掘”到“整理”“增修”,一詞之差,顯示在此次發(fā)掘的學(xué)術(shù)工作之外,還有著(zhù)一波三折的公共考古歷程。

發(fā)掘前的公共宣傳

民國時(shí)期,張騫墓始終有張氏后裔保持香火祭祀,且受到當地群眾和往來(lái)商旅的祭拜。由是,徐旭生等學(xué)者用“整理”代替“發(fā)掘”,主要是顧及張氏后裔以及當地群眾的情感。畢竟一旦科學(xué)考古“發(fā)掘”到自家祖墳,總是引人不快,而自古民間素有整修祖塋的做法,以“整理”“增修墓道”的方式開(kāi)展發(fā)掘,能夠一定程度上安撫張氏族人的情緒。

為謹慎起見(jiàn),何士驥等西北聯(lián)大學(xué)者沒(méi)有直接開(kāi)展發(fā)掘,而是先清理調查墓前的石刻。

在此基礎上,西北聯(lián)大積極開(kāi)展公共宣傳,介紹此次考古工作。其一,何士驥等學(xué)者在清理墓前石獸時(shí),專(zhuān)門(mén)為石獸壘出石座,向公眾展示其考古工作旨在保護張騫墓。其二,清理墓前石獸的調查報告指出,當時(shí)所以認定此墓系張騫墓,主要根據清乾隆時(shí)期陜西巡撫畢沅的考訂,但畢沅的結論只依據有限的傳世文獻。如需證明此墓確系張騫墓,則需要“揭開(kāi)各個(gè)墓門(mén),作全部之清理”“以不動(dòng)原物,僅加掃除為原則?!比绱艘粊?lái),發(fā)掘工作不僅無(wú)損于張騫墓的威嚴,反而有助于打消坊間傳言。其三,西北聯(lián)大計劃在發(fā)掘張騫墓后設立博物館,最大限度發(fā)揮張騫墓的社會(huì )意義,特別是“于今日一致喚醒民族意識,對外實(shí)行抗戰之際,必有極大之裨益”。

與張氏后裔的交涉

1938年8月14日,西北聯(lián)大校方專(zhuān)門(mén)招待張氏后裔中最為年長(cháng)的張林庵,勸說(shuō)其同意發(fā)掘。在此方面,何士驥等學(xué)者做了三方面的工作。首先,極力褒獎張騫的歷史地位,稱(chēng)其為“民族英雄”“東方之哥侖布”。其次,從張氏后裔的立場(chǎng)出發(fā),解釋整修張騫墓的必要性。因清理墓前石獸時(shí)發(fā)現雨水沖刷的洞,周?chē)胺馔?,至為虛松,有一推即倒之勢”,因而“整理”能夠避免“不肖之徒,妄自出入,擅加損毀”。再次,保證張氏后裔全程參與張騫墓的“整理”工作。

8月18日,何士驥的考古引路人、北平研究院史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徐旭生到達城固,指導張騫墓發(fā)掘。徐旭生一到城固,就專(zhuān)程拜謁博望侯祠,并會(huì )同西北聯(lián)大學(xué)者及城固縣官員再次會(huì )見(jiàn)張氏后裔。經(jīng)過(guò)前期的說(shuō)服,張氏宗人對發(fā)掘工作“無(wú)異言”,僅表示“近日有人(或系聯(lián)大學(xué)生)到墓上,竊取券磚,要求出示禁止”,對此城固縣及西北聯(lián)大表示同意。

竊取墓磚,對于張氏后裔而言是玷污先祖,而在徐旭生等學(xué)者看來(lái)則是破壞墓室的完整性。公眾與考古學(xué)家兩方雖然出發(fā)點(diǎn)不一定相同,但并不妨礙其達成諒解乃至共識。

發(fā)掘開(kāi)始前的儀式

1938年8月24日,發(fā)掘工作開(kāi)始。與其他考古發(fā)掘徑直開(kāi)展學(xué)術(shù)工作不同,在張騫墓正式發(fā)掘開(kāi)始前,西北聯(lián)大專(zhuān)門(mén)舉行了公祭博望侯的典禮,“張氏后裔及張氏戚友數十人俱鄭重參加”“并備鼓樂(lè )禮祭”。典禮按照張氏后裔、國立西北聯(lián)合大學(xué)及城固縣政府、西北聯(lián)大歷史系考古組、國立北平研究院史學(xué)研究所的順序,分別向張騫墓致祭。

典禮“禮節隆重,鼓樂(lè )嚴肅,參觀(guān)者亦多肅然起敬”“頗能引起一般社會(huì )對于鄉賢之注意,故前往參觀(guān)者,千百成群,絡(luò )繹不絕于途”,甚至于“墓前及四圍無(wú)隙地”。群眾的圍觀(guān),使考古工作現場(chǎng)變成一個(gè)愛(ài)國主義教育的課堂,此前在報刊上有關(guān)宣傳,得以更為直觀(guān)的方式展現在公眾面前。

發(fā)掘現場(chǎng)的沖突

發(fā)掘中,張氏后裔每天親臨現場(chǎng),與學(xué)者一道參與相關(guān)工作。徐旭生根據此前的發(fā)掘經(jīng)驗,判斷張騫墓發(fā)掘“非十數日不辦,而墓門(mén)高可及丈,又出余等意料外?!睂Υ?,張氏族人失去耐心,“提出抗議”。經(jīng)過(guò)徐旭生等人“解釋訓諭,婉抗交施”“彼等始允開(kāi)墓門(mén),去土入觀(guān)?!?7日晚,墓室外圍磚被移去一部分,普通人可以“附身入墓”,但徐旭生則堅持“必去至如余身量之人可不俯身即能入始止”。在徐旭生的反復勸說(shuō)下,張氏后裔同意打開(kāi)墓室。

雖然27日白天徐旭生對張氏后裔反對打開(kāi)墓室頗為不滿(mǎn),但在27日收工后,徐旭生獨自一人在寓所,做了徹夜反思:“以學(xué)術(shù)言,吾儕有十分理;以人情言,張氏理由亦頗充足”“當學(xué)術(shù)與人情沖突時(shí),只有取決于政府之法令?!?/p>

由于當時(shí)負責認證發(fā)掘資質(zhì)的“中央古物保管委員會(huì )”已于抗戰爆發(fā)前停辦,徐旭生等人的發(fā)掘無(wú)法獲得法律上的認可,“故此日張氏如果阻止發(fā)掘,吾輩實(shí)無(wú)辦法”。換言之,徐旭生認為科學(xué)發(fā)掘固然重要,但并不能簡(jiǎn)單粗暴地以科學(xué)否定公眾的樸素情感??脊虐l(fā)掘必須直達生土層,亦即將墓室一層層全部揭開(kāi),如此一來(lái),勢必嚴重傷害張氏后裔的情感。

故此,徐旭生決定“今日吾輩暫如張氏意,上面取土一層,入各室內一探規模,以為下次工作之預備,下層一切不做,亦未始非善法?!?/p>

次日,徐旭生先后征求了許壽裳、周?chē)?、何士驥等學(xué)者的意見(jiàn),決定發(fā)掘到此為止。9月2日,經(jīng)與張氏族人商議,決定封墓。

發(fā)掘后立碑紀念

發(fā)掘結束后,除學(xué)術(shù)方面繼續開(kāi)展出土文物整理外,徐旭生等學(xué)者仍持續開(kāi)展公共宣傳。

9月12日,徐旭生、許壽裳、何士驥,以及胡庶華、黃文弼等學(xué)者參加封墓紀念儀式。10月2日,徐旭生、何士驥與黎錦熙、吳世昌等學(xué)者專(zhuān)門(mén)開(kāi)會(huì )討論為張騫墓立碑,決定在碑上鐫刻西域圖、補?!稄堯q傳》,以及吳世昌撰、黎錦熙書(shū)的碑文。由于發(fā)掘工作顯然已經(jīng)不止于“整理”張騫墓的外部,為名實(shí)相符,碑名將此次發(fā)掘定位為“增修張騫墓墓道”。

紀念碑碑文不僅向張氏族人及公眾解釋了此次發(fā)掘的意義,特別是突出了激勵各方愛(ài)國熱情的意思。第一,相關(guān)工作有助于保護張騫墓,西北聯(lián)大在發(fā)掘后為張騫墓“鳩工培土,重加封植?!钡诙?,發(fā)掘中在“散亂陶片中,間有‘博望’漢隸,尤足證為張公原墓為無(wú)疑”。第三,也是最主要的,時(shí)值抗戰國難,張騫所代表的尚武精神“能御侮圖強,貨殖恣所取給者,胥有賴(lài)焉”,因而,發(fā)掘張騫墓有助于“立懦振頹,完復興之大業(yè)”。

值得一提的是,西北聯(lián)大還計劃“征收附近地十余畝,建議由西北師范學(xué)院在彼間辦一博望附屬小學(xué),并附設一西域園,將可考從西域移植之植物,如苜蓿、蒲桃、石榴之屬,盡量種植?!彪m然此后囿于客觀(guān)條件,此議未能實(shí)行,但這一設想已和今天公眾所熟知的遺址公園頗為相似。

張騫墓發(fā)掘的公共考古意義

從考古學(xué)史的角度來(lái)看,張騫墓發(fā)掘的學(xué)術(shù)成績(jì)相對有限。即便是那枚有“博望”字樣的陶片,徐旭生與何士驥都持謹慎懷疑態(tài)度。另?yè)袊鐣?huì )科學(xué)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劉瑞考證,此張騫墓并非張騫之墓。

張騫墓發(fā)掘所以被反復頌揚,更多源于其成功的公共考古實(shí)踐。徐旭生及西北聯(lián)大學(xué)者用“整理”替代“發(fā)掘”,起初不免是回應公眾忌諱考古發(fā)掘的無(wú)奈之舉。但在實(shí)踐中,盛大的整修張騫墓儀式,吸納張氏后裔參與發(fā)掘工作,在發(fā)掘后為張騫墓厚培封土、增立紀念碑等方式,不僅起到了調和科學(xué)發(fā)掘與公眾情感的作用,更讓公眾身臨其境地體會(huì )到張騫墓所承載的民族精神。

基于張騫墓發(fā)掘中的公共考古,張騫墓的關(guān)注度得到了大大提升,成為公眾緬懷民族英雄、樹(shù)立抗戰必勝信心的公共文化場(chǎng)所。

時(shí)至今日,《增修漢博望侯張公墓道碑記》歷經(jīng)近百年風(fēng)雨,仍矗立于陜西省漢中市城固縣饒家營(yíng)張騫墓遺址,默默訴說(shuō)著(zhù)張騫出使西域和西北聯(lián)大師生學(xué)術(shù)救國的故事。

(作者單位:西北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 

編輯:董雨吉